万俟爷

众受平身。

另一对恋人

月山向

恋人系列第二篇

第一篇影日 第二篇月山 第三篇大菅 第四篇旭谷 第五篇乌武

影日打酱油

日常HE

原著背景 未深入考据

6000字共4节 第3节为1800字肉文

以下是正文

 

《另一对恋人》

 

山口忠。

乌野高中一年四组,乌野男子排球部副攻手。

身高179.5cm,有信心半年内突破一米八大关,体重63kg。

生日11月10日,天蝎座,虽然很多人都说过根本不像。

喜欢的东西,松软的炸马铃薯。

最近烦恼的事,即使被可爱的女生搭讪也都是关于月的话题。

喜欢的人,月。

想要变强。

想要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身体,操控球,

想要跟月一同战斗。

 

1.对不起啊,月。

今天是轮到山口和月岛锁门的日子。

打扫完场地之后,山口要把储物室里的劳动工具摆放好。

“月,今天我有点事要先走了。”听到月岛走到储物室门口的脚步声,山口并没有抬头,正在把最后一个扫把放到原处。

并没有听到月岛以往不带感情地回答“哦”,山口带着疑惑转身看向月岛。

其实月岛看上去是面无表情的,只是山口仍旧能够发现那微蹙的眉头。

“怎么了么?月。”山口背起放在地上的背包,向月岛走去。

月岛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山口。

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触怒了月岛,山口尴尬地笑着。跟嶋田先生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

“那没有事的话,我,我就先走了。”

 

“不准。”

月岛伸出长长的胳臂,拦住了山口的去路,镜片下的眼神透着一股子凉意。

看着拦在胸前的胳臂,山口愣了一愣。也许是因为月很高吧,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他的眼神才会这么恐怖。山口在心里对自己解释道。

“诶……对不起,月。”

“总是对不起对不起的,你有做错什么么?”月岛是知道的,对不起只是山口对自己的口头禅而已,这句话配上轻佻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是无理取闹。

“我不知道。不,可能有吧,因为月你看上去很生气。”山口低下头,像是不敢再看月的表情:“可是月,我得走了……”

“已经一周了。”月岛放下拦住山口的手,小声地说。

“什么?”

“不,没什么。”月岛别过山口的身子,走进储物室。

 

如果在月经过自己身侧的时候并没有抬头,我应该就会带着不安和歉疚的想法离开吧。刚刚的一瞬间,确确实实地在月的眼神里看到了失落,可是好像并不止这些,也许是难过吧?这样的想法把山口自己吓了一跳。

似乎在排球部的其他人看来,月是不会喜怒哀乐的存在。整天一副没有干劲的样子,倒是在戏弄别人的时候很有精神。赢了比赛不会高兴地大笑,输了也不会哭泣,在月看来这些都是无聊而傻气的行为。

既是同班同学,又在一个社团,一直都在一起的缘故吧,旁人觉得月很高傲的时候,自己却能察觉得到他的心里的真实想法。

是开心吧,是疲惫吧,是羡慕吧,是紧张吧,是失落吧……说起来月也只是普通高一学生而已,只是比一般人更加会掩饰吧。

真是幸运啊,能够感受到别人看不到的,月的喜怒哀乐。并没有什么本事的自己,却会在心里因为这个而小小的骄傲一番。

说起来认识月的时间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短,但是还从未见过月刚刚的那种表情。

嶋田先生那边,之后一定会好好道歉的,现在决不是离开的时候。

 

“月,你在难过么?”放下背包之后,山口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

“哈哈哈,山口你是在开玩笑么?”

若说刚刚还犹豫地话,在听了月岛的回答之后,山口已经可以100%的确定了,只是原因自己还不清楚。

“月不愿意说的话,不要紧的。”现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呢,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只会说这种空话罢了。

“不愿意说的话……”月岛一边重复着这句话,一边向山口靠近:“其实山口你,早就发现了吧。”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月是如此悲伤的语气呢。

“是说真的迟钝到不明白状况呢,还是装得如此到位呢?”月岛嘴角牵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山口不是一直就很了解我的么?不是说即使是掩饰的情感你也能够发现的么?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变蠢了么?”

 “月你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最近在忙着拯救地球还是什么的,每天训练结束像是飞似的离开,课间只是睡觉,周末也不见人影,超级英雄你好忙啊,难道那些时候不是去拯救地球吗?”

“对不起月。”山口低头看着地板,摩挲着指尖。

“呐,月你知道吗?虽然我们在一个班,一个队。但是还不够,根本还不够,还想要更多的跟月在一起!初中的时候,觉得和大家一起活蹦乱跳地打球就很开心了,那曾是对我而言的排球,可是现在并不是如此,想要在球场上一起战斗,想要一起拦网打败对方,想要得分之后一起欢呼,所以才会每天跟嶋田先生学习跳飘球,期待着哪天,万一能上场,能够和月一起打倒对方!”刚开始还是平淡的语气,之后却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最后甚至算是呐喊了出来。

 

“这就完了吗?山口你可以继续说哦。”

明明已经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却被月岛用惯用的语气调笑。

“诶?说什么?”虽说自己还是一头雾水,不过月似乎心情好一些了。

“铺垫已经做了这么多了,真的不考虑告白吗?”月岛带着狡黠的笑,弯下腰,贴近山口的脸。

“我我我我我我……月……你你你……”如此近距离的月岛的脸,害得山口不仅脸红而且语无伦次。

“啊~看来我自作多情了,就当我没说好了。”月岛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山口,看似随意。

“啊啊不是……”因为过于害羞而不敢抬头,所以并没有发现月岛捉弄的意味。

 

“我,我喜欢月。”颤抖的嗓音完完全全暴露了主人的紧张。

“关于你的告白~”看着山口惴惴不安的神情,月岛恶意的拖长最后一个尾音,“我考虑的。”

 

呼,还好并没有当场拒绝。山口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只是这考虑是不是意味着杳无音讯呢,又令他不由得担心。

“还不快走啊,嶋田先生已经等很久了吧。”山口抬起头的时候,月岛正拎着两个背包等着自己。

“月也要一起去吗?”

“只是怕你说不清楚迟到的理由,惹得嶋田先生生气。真麻烦啊。”月岛用中指推了推眼镜。

“对不起啦,月。”山口笑着跟上月岛,接过他手中的书包。

 

“说起来为什么要瞒着我啊?”

“因为月的话一定会嘲笑我傻气什么的。”

“好像是会的。”

“月之前说我‘早就发现了吧’‘到自己身上就变蠢了么’之类的,是什么意思啊?”

“咳咳,没什么意思。”月岛清咳两声,头顶的晚霞看起来比哪一天都要漂亮,“不过你倒是确实变蠢了。”

山口看着月岛的侧脸,微笑着说:“对不起啊,月。”

 

2. 关于吸引力的二三事

“呆子日向,注意力集中啊!这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

“嗷嗷嗷,好痛啊,影山你才是要谋杀我吧!”

一脸怒气的影山扯过日向的领子,将他拎出球场。

“快点给我去保健室啊。”

“不要啦!这点小伤而已,继续托球啊影山!”

“痛不痛啊?”

“还好啦。”

“是吗?”

“有,有点。”

……

 

影山和日向在一起了。

这件事,排球部的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吧。毕竟那种恩爱的气场,让人不得不在意呢。训练中的山口不自觉地看着那两个人的离开的方向,露出羡慕的眼神。

看了一眼山口,月岛放下准备传球的手。“山口,你去休息一下吧。”

山口擦了擦汗,随意地坐在场外的地板上。屋顶上的白色大灯有点刺眼,球场上鞋子与地板的摩擦上也有些刺耳。

“再来一球。”大地对月岛喊道。

跳跃。奋力一击。落地。

山口呆呆的看着月岛的身影。表现得很随意的样子,其实每一球都是那么的认真,月岛他就是这样子的人呢。

已经一周了。关于告白的回复,杳无音讯。

 

从保健室回来的日向被影山禁止再训练,只好不甘心的和刚刚休息的山口坐在一边。

“这点伤明明就不要紧嘛,是吧山口。”日向鄙视的看着重新开始训练的影山,鼓起腮帮子说。

“嘛嘛,影山也是关心你呢。”虽然日向这么说,但是眼睛就没从影山身上移开过呢。

“呐,日向啊,”山口有点害羞又有点忧伤地问:“怎么样才能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呢?”

“诶?山口有喜欢的人吗?有直接问过吗?”

“诶诶,算是吧。”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月,山口更加害羞了,“被对方告知会考虑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唔,这样啊。”日向放下手中的水杯,来回摸着自己的下巴沉思。“啊,对啦!”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激动地站起来握住山口的肩膀,“山口可以试试牵手啊,如果对方不抵触的话,就是喜欢吧!”

“诶?这样可以吗?”

“嗷嗷!去试一试吧!山口加油哦!”日向看上去比山口还要有干劲的样子。

 

第二天放学路上。

距离月岛的指尖只有1到2厘米的距离,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抓住那只手了。数到一的时候,就上吧!山口低头得看了看两人靠在一起的手,又抬头看了看月岛,紧张的咽了一口。

三,二,……

一辆车从后面驶过,吓得山口赶紧低头,迅速收回准备伸出去的手。

“真差劲。”月岛瞥了一眼山口,小声说道。

“什么?”

自然地牵起山口的手,眼睛看着前方,“没什么。”

 

一开始只是牵手,在碰到熟人的时候还会害羞的放下。后来像所有恋人一样开始接吻,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在体育馆的储物室,在教室顶楼的天台,在回家路上分别的巷口。

“唔,月。”原本温柔的吻不知怎么有点急躁,像是有什么想要进入似的,山口下意识的轻哼一声,双手抵触着月岛的怀抱。

“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月岛愣了愣,松开山口,理了理衣服。

“月?”

 

一个月后。

“意思是说原本亲密的举动现在对方都不愿意做了,而且已经一个月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虽然很不好意思的跑到一班把课间睡觉的日向喊醒,山口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在月岛在的时候说。

“该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日向无意识地随口说道,山口却变得紧张不已。

“啊啊啊啊,我只是随口一说。”虽然山口不愿意说明对方是谁,不过应该是很喜欢的人吧。“要不要试试更加的吸引对方?”

“诶?吸引对方?”

“比,比如说,S,SEX什么的……”日向说完这句话,脸红到耳根。

“诶?!!”山口张大了嘴巴,万分惊讶的看着日向。

“喂日向,有人找你。”教室门口的同学冲里头喊道。

“我是开玩笑的啦,山口,我,我出去看看。”日向红着脸跑了出去。

 

“呆子,酸奶买多了一盒。”影山摸了摸日向的脸,“你怎么脸这么红啊,生病了?”

“诶?没没,没有啦。”

日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山口已经离开了。

 

Sex吗,难道说日向已经和影山做过了么,好厉害啊。我,我也要,和月吗,这样真的好吗。会不会被讨厌什么的,不过已经接过吻了。啊啊,但是sex可不止接吻啊……

最近恋爱有些不顺的山口忠同学,下一节课完完全全的听不下去了。


3.成人的时间 截图已经被LOFTER和谐了

txt版戳这里百度盘 链接 密码:bo5f

微博在线


4.翌日

“全体列队!”哨声之后,乌养教练喊道。排球部的大家都整齐地站好。

 

“诶?今天怎么少了两个人?”乌养教练叉腰,“你们可别给我偷懒啊。”

小武老师扶了扶眼镜:“是啊,怎么日向和山口没来?”

“报,报告。日向他,日向他今天病假。”影山脸红着结结巴巴的说。

“山口也是。”月岛惯有的慵懒语气。

“诶?日向又生病了?要不要紧?要不要我们去看看他们?”菅原很担心地问。

“不不不,不不需要。”影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月岛轻蔑地看了一眼影山,“白痴。”

“啊月岛你在说什么!啊?!”

“够了,你们都给我去训练!”

 

完全不觉得那两个人有什么好羡慕的,山口以后不要一副羡慕的样子看着他们,因为好蠢。

明明我们才是最搭的一对。

当然后面这句,月岛是不会说出来的。

Fin.

 

此文献给HAHA

希望HAHA身体越来越棒!



评论(10)
热度(192)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