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再一对恋人

大菅向

恋人系列的第三篇 

第一篇影日 第二篇月山 第三篇大菅 第四篇旭谷 第五篇乌武

原著背景 未深入考据

注意 较多虚构情节

HE

5000字 共4节

抱歉 这次没有成人的时间

设定是 高一大地是正选 菅原非正选

再次证明 起名起标题废

 

以下是正文

 

 

《再一对恋人》

 

菅原孝支。

乌野高中三年四组,乌野男子排球部副主将、二传手。

身高174.3cm,因此常在比赛中被视为攻击的对象,体重63.5kg。

生日是6月13日,双子座。

成绩很好,但是在升学班所以压力不小。

最近比较烦恼是越来越多的后辈比自己个子高。

即使被一年级天才挤掉了正选位置,也绝不放弃排球。

为人温柔爱笑,是后辈心中可靠的学长。

喜欢超辣的麻婆豆腐,自己做的的味道也不错。

喜欢的人,

 

同班同学,

泽村大地。

 

1.上课请不要随便回头

泽村大地。

泽村大地。泽村大地。

泽村大地。泽村大地。泽村大地。

……

意识到的时候,“泽村大地”这个名字已经被写满了半张纸。像是怕被别人发现似的,菅原慌慌张张地撕掉了那张纸,揉成一团塞在抽屉里。泛黄的纸张被撕下时发出“嗞啦”的响声。

 

“下面把AB两点连起来……”老师的声音提醒了他,现在还是数学课中。

菅原用左手托起下巴,歪了歪头,看到坐在自己前两排的大地。

明明大地比较高大,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把他安排在前排。不过这样也好呢,即使偷看也不会被发现不是么。

说起来是自己的成绩比大地好点,不过数学倒是自己的弱项,大地似乎比较擅长。

现在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也不知道大地肚子饿不饿。

预选赛就要开始了,身为一年级的自己也只能坐板凳吧。虽然很舍不得三年级的前辈,但是好想上场呢。

好想和大地一起打比赛呢。

 

胳膊不小心碰到了笔盒,在安静的教室里发出一声“嘭”的巨响。老师顺着声音来源严厉地看向菅原,似乎意识到了他正在开小差。

菅原红着脸赶紧捡起笔盒,一抬头就看到了充满笑意的大地。

和其他同学一样,大地回头看着菅原。跟菅原的眼神对上的时候,他发出“你刚刚在想什么呢”的口型。

菅原像是没有看到,低头摆弄着笔盒里的文具。

 

在想你啊。

 

2.菅原孝支的弱点之一

之前就已经发觉到不对劲了。

自己似乎越来越多地、频繁地、想到一个人。原本在自己的世界里毫不起眼的东西,现在都能引出对他的念想。

一个街角、一本小说、一个座位、一个动作,甚至是一种天气、一句笑话。

糟糕了啊,想见到他这种心情,想陪伴他这种心情。

年少尚不知爱情,菅原突然想到了这句话。是啊,究竟是不是爱情呢,仅仅高一的自己又怎么会明白。只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大地对于自己来说,是无法缺少的存在啊。每一个上学的清晨,每一个放学的傍晚,每一个周末的补习……那么对于大地来说呢,不管哪方面,自己都不是很强。

大地的话,最喜欢排球了,从初中就这样了。虽然自己也很努力,但他还是跟旭和前辈们在一起打球,才会更开心吧。

菅原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阿菅,怎么了吗?果然还是天台有点冷吧。”大地作势要走,“那我们还是回教室吧。”

“真是的。”菅原拉住大地的手,“我看上去有那么虚弱吗?没事的啦。”

伸出手摸了摸菅原的头,大地笑着说:“排球部每天那么重的训练,阿菅就算是想虚弱都不行哈哈哈哈。”

“赶紧吃饭吧,午休时间可不多哦。”菅原靠着墙坐下,挥手拍了拍旁边的空地,似乎想让大地也坐下。

大地笑着边摇头边走向菅原,“阿菅你这是在喊小狗吗?”

 

明明身高差不多,自己却经常被人说瘦弱。菅原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自己的便当,看着大地的侧脸。大地有点少年老成的样子,做事情一直很稳重,能力很强,训练也很认真,一定会成为主将的吧。要是自己也能一直呆在排球部就好了呢。

“阿菅,你有没有觉得日子过得很快啊。”

“诶?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菅原疑惑的看着大地。

“你看,这次比赛之后,三年级的就要退部了。也不知道这次乌野能走多远。”大地放下筷子,淡淡地看着天空。

“没有的事!大家都有好好地训练啊,特别是你啊,为了接球不知道训练了多久了。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信心呢!”菅原鼓起脸说道。

轻轻笑了一下,大地拍了拍菅原的背,“是啊!我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干劲呢,岂不是输给菅原你了哈哈哈哈。”

 

“我,我会加油的。”菅原说这句话的时候,握紧了拳头,眼睛也不像平时笑眯眯的样子。

“诶?阿菅怎么突然说这个?”天台的风微微吹起菅原的刘海,无比认真的眼神让他似乎看到了菅原上场比赛的样子。

“只靠前辈们,或者大地和旭,只有你们强是不够的。”菅原突然站起来,认真的看着大地,“乌野的每一个人,都要变得更强,当然也包括我。我们并没有像牛岛和及川那样的天才,所以每一个人都要加倍加倍的努力!我希望有一天,大家能够靠我传的球得分,打败那些豪强,重振乌野的名号!我希望能够一直地一直地陪你打你最爱的排球!大地不是一直想要去到小巨人去过的东京舞台吗!我会一直地一直地努力,直到完成你的梦想!”菅原的眼睛闪闪发亮,宣誓般的话语在空旷的天台响起回声。

 

“阿菅,我好喜欢你。”

话语轻到消失一般,却在菅原的心里留下重重的痕迹,他小小的脑袋似乎要处理不过来了。

大地迅速得起身,把菅原拥入怀里,双手用力地搂住他的腰肢,像是要嵌进身体里。

菅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意识恢复的时候已经被大地的气息包围着。

“对不起,阿菅,再多一会儿,我就放手。”大地闭上眼睛,似乎要全身心的感受菅原的一切,极为珍惜的语气。

 

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大地想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一年级的,两人一组搭档去练习接球。”

 

“泽村同学,对吧?”主将一说完,就有一个白净的男生抱着排球找到自己。好像是有点印象,刚刚开学一周,自己还不大认得新同学。

“我是和你同班的菅原孝支。”他一手抱着球,伸出另一只手,像是遇到了特别开心的事情,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眼角的泪痣都特别可爱。

“你好,我是泽村大地。”有些迟钝的伸出手去握手。

“真是lucky,在排球部里有认识的人,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哦。”他站到身旁,一边上下轻抛着排球,一边和自己一起走到训练场。

 

“泽村同学,为什么会加入排球部呢?”

“初中的时候就在排球队了,虽然队伍很不起眼。”

“那是打什么位置呢?”爽朗的声线,意外的好听。

“我是主攻手,你呢?”

“我是二传手,不过因为个子矮,总是被当做攻击对象。”他俏皮的伸出舌头,有点抱歉的摸摸后脑勺。

“哈哈哈我也没你高多少啊。”

“是吗,不过泽村同学看上去很高大呢。”他又笑起来,看得自己都不自觉地嘴角上扬。都说有泪痣的人爱哭,看来完全不是啊。

“我可以叫你大地同学吗?泽村听起来好生疏的样子。”

“没问题啊。”

“恩!大地同学……”

……

 

从泽村同学到大地同学再到大地,从菅原同学到菅原再到阿菅。才认识快一年,就像认识了很久。借给阿菅的数学笔记,还回来的时候总是多了一些可爱的标记。阿菅的厨艺也从一开始的难以下咽变得能拿得出手。春天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扁桃体发炎,冬天的时候会特别怕冷,围巾不能离开脖子。喜欢吃超辣的麻婆豆腐,即使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能吃辣的人。

 

“对不起,阿菅。一直以来都对你抱有如此不堪的想法,真的很对不起。”大地放开了菅原,朝后退了一大步,深深地鞠了一躬,不愿起身。

“诶诶诶?”还没从刚刚的拥抱中缓过神来,菅原又被这深深的鞠躬吓坏了。

“难道说,大地……你,你喜欢我吗?”稍微的理了一下思绪,清醒的菅原脑袋还是很灵光的。

“真的很对不起!”大地将腰放得更低,甚至不敢再看向菅原。一定是生气了吧,被朋友一直当作恋爱幻想对象对待,况且还是男生,这种遭遇一定会觉得丢脸吧。

 

“不,不要把喜欢我说得像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菅原红着脸,右手捋了捋鬓角的头发,偏过脸,像是不好意思面对大地。

“阿菅?”疑惑地直起身子,大地一抬头就看到菅原害羞的模样。“阿菅,你不讨厌吗?”

“啊啊啊啊啊啊,大地快别说话啦,赶紧吃饭,午休要结束了!”

大地轻轻舒了一口气。

 

菅原孝支弱点之一,被人说中的话会转移话题。

看来今年的新年愿望实现了啊,明年也要和阿菅一起去祈福。

真的,感谢神明。

 

3.哭泣的时间

“我因为我的错才输的吧!”

“就算你接起再多的球,不得分就没有意义吧!”

“我接起来的球,你不要轻易的放弃啊!”

“我无法原谅你轻易地放弃!”

……

刚刚发生在这里的对话还在菅原的脑海中回想,他蹲下来看着被踩断的拖把出神。真不甘心啊,如果自己能更加厉害的话,旭一定可以得分的吧,西谷也不会那么难过了。还有大地,一直努力到最后的大地,绝对很失望吧。

“阿菅,还不走吗?”大地右手覆在门上,向里头的菅原喊道。

“大地,其实你是最难过的吧,面对伊达工那样的拦网,我们简直不堪一击。”语气里浓浓的悲伤意味。

大地走到菅原的身后,弯腰将手放在他的肩上,“阿菅不要这么难过嘛,失败才是我们的动力啊,而且也发现了不足之处不是吗?还有一年,我们还有机会。”

“话是这么说,但是大地其实最难过了不是吗!”菅原的声音有些哽咽,“阿谷和旭都很责备自己,我也是!看到王牌的扣球一次次被拦住,我变得害怕传球,担心自己的传球会让主攻手一次次地被拦下。明明说过要一直走到最后,明明说过那样的话,我却是那么犹豫。根本就赢不了啊,这样下去的话,不用说东京舞台了,在县内我们也——”

“够了!”大地用力地攥紧了拳头,似乎这样才能将情绪平复下去,“三年级的前辈们走了,我们可是新任的主将和副主将啊!即使再怎么难过,再怎么不甘心,刚刚的那种话,是身为队长和副队长的我们,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大地说的每一个字眼都深深地撞击在菅原的心上,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对不起,大地。说了那么失礼的话。”菅原慢慢挪动着脚步,低着头向门外走去。真是丢脸啊,跟大地比起来,完全没有作为副队长的觉悟,这下惹得大地更生气了吧。

 

一把抓过走到自己身侧的人,大地将菅原搂在怀中,“但是阿菅,难过的话,只有我们在的话,就尽情地哭泣吧。不能被队员们看到的脆弱也好,不能被队员听到的伤心也好,通通的释放出来吧。然后成长吧,努力吧,带领着队伍变强吧!”

菅原微笑着闭上眼睛,抑制不住的眼泪终于流过脸颊,伸出双手环住大地的腰。

“有大地在,真好呢。”

 

4.给我绕场跑五圈去

自己的年纪真是大了。

每天早晨看到影山和日向飞奔着冲到体育馆的时候,菅原都会这样想。不对,就算是高一的自己,也不是这么有干劲吧。

“菅原前辈早。”随后而到的山口和月岛,也总是结伴而来。

“早啊。”菅原抬头冲着月岛打了个招呼。现在的后辈真是越长越高了。

春高就要开始了呢,真想多在球场上呆会呢。

菅原把换下的鞋子放到储物柜的时候,突然想到之前和大地、旭的对话。明明胆小的旭都说出想要继续打球的愿望,大地一开始居然说退部之类的话,真是脑袋秀逗了。

打完春高之后,就快毕业了。大地会上大学还是入职呢,成绩那么好一定会上大学的吧,也一定会进入大学的排球部,然后参加大学生联赛的吧。而那个时候的自己,又会在哪里呢?

“阿菅在想什么呢?”

“诶?”听到大地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已经拿着鞋子发呆很久了。“最近都像老爷爷一样,动作缓慢了呢。”菅原关上储物柜的门,笑着说。

双手放在身体后面,自然地靠在储物柜上,菅原偏过头看着正在换衣服的大地,“大地你,有想考的大学吗?”

“A大吧,阿菅你呢?”头还套在短袖里,大地的声音有些奇怪。

“我还没想好。”菅原上前理了理大地的领子,不自觉地皱了皱眉:“A大的话分数不低呢,听说他们的排球部很有名啊。”

“阿菅成绩这么好,一定没问题的。”大地伸手捏了捏菅原的脸颊:“虽然离家有点远,但是一起去吧,阿菅。”

“放手啦大地。”因为被捏住的缘故,菅原的声音有些搞笑,“小心被后辈们看到了。”

 

“并没有看到哦。”一人扒住一边门框,田中和西谷笑的狡黠,异口同声。

“啊真是的。”红着脸的菅原赶紧移开大地的手,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菅原前辈慢点哦~”田中和西谷看着远去的背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喂,你们两个,”低沉的声音幽幽地传来,让田中和西谷经不住打起寒颤。

“给我绕场跑五圈去!”

“是!!”

 

八年后。

“给我绕场跑五圈去!”

“是!”

 

深知教练的脾气,队长赶紧带着精力过于充沛的队员绕场跑步。

“都怪界人啦,怎么能随便嘲笑老师的身高呢!明明你自己也没多高啦。”

“是内山先说的,况且教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啊,完全没有察觉。”

“还有小信你怎么能说男老师长得可爱呢,对老师的尊敬呢!”

“对不起啦细谷前辈,但是阿菅老师真的很可爱啊。”

“泽村教练平时都很正常的,一生气就好恐怖的啊!”

“对啊对啊,所以教练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吧。”

“但是阿菅老师那么温柔,好像也没有女朋友啊。”

“喂喂,被听到的话,就不是五圈的问题了!”

……

 

 “大地,这次县内选拔赛的分组出来啦。”刚刚开完会的菅原匆匆赶到体育馆,“诶?怎么大家又在跑步了啊?”

“没事,我看他们精力比较充沛。”大地一看到菅原,就从阴沉的表情中切换出来。“我们来安排一下出场人员吧,这次也要延续乌野一直以来的优异成绩啊。”

“那是当然的啦。”菅原歪头笑着,看着那群在场中累得半死的高中生,“他们可不比我们当年差呢。自从出了日向和影山这对国家队队员,乌野的名号是一年比一年响亮了。”

 

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够再次站在这个球场上,虽然身份已经从队员变成了老师,但是站在身边的人,却一直没有变过。

菅原凝视着大地的侧脸,一如年少时那样。

 

Fin.

评论(13)
热度(108)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