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又一对恋人

旭谷/东西向

恋人系列第四篇

第一篇影日 第二篇月山 第三篇大菅 第四篇旭谷 第五篇乌武

原著背景 未深入考据

HE

5000字共3节

起名废起标题废

以下是正文

 

《又一对恋人》

 

西谷夕。

乌野高中二年三组,乌野男子排球部自由人。

初中是排球强校千鸟山,因为制服喜好问题来到乌野高中。

曾经获得最佳自由人称号。

身高159.3cm,并不是因为身高才选择做自由人,体重51.1kg。

生日10月10日。

为人热血,没有烦恼的样子。

喜欢的食物,苏打味的嘠哩嘎哩君。

喜欢的事情,被人叫作前辈。

仰慕的人,东峰旭。

喜欢的人,

 

东峰旭。

 

1.遇到你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西谷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校门口到教室的路有这么长。

“啊啊啊啊,才开学几天我就要迟到了吗!”路上已经没有什么学生了,预备铃在西谷跑到一半的时候就响了起来,响彻在安静地校园里。

挎包因为跑步的缘故扭曲地挂在身上,西谷闭上眼睛用力跑着,额前的刘海被吹得高高地飘起。

突然撞到了墙壁一样的东西,西谷叫了一声“好疼”,吃痛的跌坐在地上。他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半睁着眼。面前的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墙壁的存在。

西谷两只手撑在地上,仰望着那个人。因为背光的缘故,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只觉得是一副凶狠的样子。

 “抱,抱歉。”西谷说。

“诶诶?那个……同学……没有撞伤你啊?”两只手不知道应该是伸出还是收回,东峰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地上的小个子。

看清了面前这个人的表情,西谷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那么大的个子,明明是被撞到的人,却带着一副内疚和担心的表情。他伸出一只手,示意对方拉自己一把。

好小只的手啊,但是却很温暖。东峰拉过西谷的时候,这样想到。

“没事没事,是我跑太快又没有看路。”西谷拍了拍身后的灰尘,整理好挎包的带子。

听到正式上课的铃声也响了起来,西谷大叫一声“糟糕了”,头也不回地往教室跑去。

东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跑得越来越远。

“啊啊啊,我……我也要迟到了。”

 

“呼呼”在教室门口弯着腰喘了几口气,西谷敲了敲教室的门。

开门的是陌生的同学,西谷有点奇怪,不过才刚刚开学,自己还没认全吧。

“抱歉老师,我迟到了。”西谷鞠了一躬。第一节是数学课没错吧?怎么跟昨天的老师不是一个人?

“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讲台上的老师扶了扶眼镜,再三确认自己没见过这个学生。

西谷震惊地抬起头,看了一圈教室里头的同学,本应该是自己的位置此刻却坐了一个陌生的女生。

 

“哇塞,好小只哦,是一年级的新生吗?”

“但是还蛮可爱的说。”

“麻衣酱,原来你是喜欢年纪比自己小的这种啊。”

“你在说些什么啦!”

 

听到了前排女生的窃窃私语,西谷涨红了脸。“抱,抱歉,我走错了。”说完这句话,立马关上门跑了出去。

啊啊啊啊好丢脸啊。西谷抬头看了一眼班牌,上面嘲笑一般的写着“二年三组”四个大字。糟糕,一不小心多上了一层楼。西谷懊恼地拍了拍头,连忙跑下楼。

“哦呀!”因为下楼的速度太快,在楼梯转角的地方一时没有刹住,整个人都向着下一段楼梯冲下去。

并没有想象中的摔得鼻青脸肿,西谷有些诧异。

刚刚转弯上楼的东峰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冲着自己撞来,本来吓得准备躲开,定睛一看,似乎是一个人?强烈的撞击让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又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人。

西谷不自觉地在东峰的怀里蹭了蹭,一时之间忘记了挣脱,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那个人的眼睛。

又是刚刚那个人啊,有些震惊和慌张的神色,不过在看到自己之后勉强地露出了一个胆怯的笑容,这个人真是意外的好笑啊。想到这里,西谷也笑了起来。

完全不明白怀里的人为什么会突然笑了起来,不过还真是帅气啊。东峰有些呆然的看着西谷。

 

“谢谢你啊,不过该放手了吧?”

“哦哦……抱歉啊!”慌慌张张的移开手,东峰又小心翼翼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说呢?今天遇到你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西谷歪着头说。

东峰有些局促不安,连忙摇手。“我……我不是故意的。”

“开玩笑的啦。”西谷笑着拍了拍东峰的胸脯,“要不是你在,我刚刚就咕噜咕噜的滚下去了,我是一年三组的西谷夕,不介意的话,我放学请你吃嘠哩嘎哩君!”

东峰如释重负般的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我是二年三组的东峰旭,请多多指教。”

“诶?二年三组?”西谷震惊地说道。

“恩?怎么了吗?”

“没事没事,”西谷赶紧摇了摇头,又挥了挥手。“那么旭前辈,我就先走啦,已经迟到很久了呢。”

“啊啊,我也是呢,再见啦。”东峰再次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微微一笑。

 

新学期才开始就迟到了,老师有些生气地把东峰训了一顿。一回到座位上,邻座的同学就用书本作为掩饰,小声地冲东峰说道:“刚刚有个一年级的新生进错了我们教室哎,哈哈哈哈哈哈,个子真矮,是个男生哦,我觉得连一米六都不到吧。”

“诶?一年级?长什么样啊?”东峰惊讶的说。回想到西谷刚刚的奇怪地表情,该不会是他吧?

“唔,眼睛挺大的,头发立得很高的。”

“西谷夕。”东峰想到西谷小小的样子,小声地嘀咕了一声。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

 

西谷夕,东峰在心里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2.真的谢谢你,能够喜欢我

“旭前辈,该去训练啦!”

正在收拾书本的东峰被西谷这一声叫的吓了一跳。听到旁边的同学说着“在叫狗吗?”,东峰无奈地笑着。

“阿谷不用担心啦,我会去训练的。”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教室。

“我啊,并不是担心这个啦。现在的乌野啊,每个人都是那么努力。就算旭前辈想偷懒,也是不行的吧,毕竟是王牌呢,怎么能输给大家呢。”西谷在脸前摆摆手,笑着说。

“诶?那为什么?”东峰偏过头疑惑的看着西谷。

“旭前辈,真的不知道吗?”西谷突然停了下来,落寞般的低着头。

“诶?什么?”东峰也跟着停了下来。

顿了一顿,西谷抬起头看向东峰,不像是平时嘻嘻哈哈的表情,认真得有点可怕。“我啊,因为喜欢旭前辈,所以想要和你多呆一会儿,哪怕是从教学楼到体育馆的这点时间。”

在脑子里头把这句话又过了一遍,东峰有些反应不过来。“诶?”

“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可是前辈你似乎太迟钝了。”西谷不再看向东峰,声音也不似平时的高昂。“我并不需要你的答复,就像现在这样就好,就像现在这样每天能够一起打球就好。”西谷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愣在原地的东峰,“觉得厌恶的话,就当作没有听到吧。”他又像初见东峰时那样笑着:“快点啊旭前辈,影山和日向肯定早就到啦。”

 

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笔,虽然身处课堂,思维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这几天自己是怎么过的,已经无暇顾及了。倒是阿谷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一样地训练,一样地热血,有的时候会怀疑,那天跟自己告白的到底是不是阿谷。当作没有听到吧,这么过分的请求,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认识阿谷是在刚升上高二的时候,那时候阿谷的个子就跟现在的差不多。像是炮弹一样直直地撞入自己怀里,然后就是放学后的苏打味嘠哩嘎哩君。

大地说,新部员里头,好像有个超级厉害的天才自由人。一年级入部那天,惊讶地发现大地口中的天才就是阿谷。应该不仅仅是惊讶吧,记得那天的自己整天都是笑着的,就连晚饭都多吃了几碗。

阿谷真的算是个天才,仅仅凭着直觉就能够接到球。当然还不止天分,训练起来的时候,比谁都要认真。为了配得上阿谷的接球,自己也更加努力的训练,一次次地跳跃,一次次地扣球,后来被大地他们笑称是乌野的王牌,而阿谷也被称为是守护神。

三年级的退部之后,王牌的担子似乎越来越重,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对战伊达工的惨败,阿菅内疚的眼神,阿谷气愤得呐喊,即使现在也能随时回想起来。自己还真是没用啊,面对这样的一次失败,就说要放弃排球之类的,还害得来劝自己的阿谷被教导主任责备。

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高三,新来的怪人组合似乎很在意自己这个王牌。跟在影山身边的小小的日向,也会让人想起跟在自己身边的西谷。说起来就连日向也要比西谷高呢。

差点就要忘记打排球的感觉了,差点就要错过这世上最棒的运动了。要不是在和町内会队的练习赛上,看到那么努力的大家,看到那么努力的阿谷。自己还能像现在这样子畅快淋漓的扣球吗?还能感受到排球在掌心的感觉吗?

只是自己也要毕业了呢。

这两年多来的一段段回忆快速地东峰的脑中一闪而过,最终定格在几天前走廊里,西谷的回头一笑。

因为看上去很吓人的样子,周围也根本没有什么女孩子。喜欢这种事,东峰还是第一次遇到。阿谷喜欢我吗?恋人的那种吗?那么我呢?喜欢阿谷吗?这几天会频繁地在心里问自己这些问题,一旦想到阿谷,心跳就会加速的样子。那么这样就算是喜欢了?在除了排球的任何方面天性胆怯而懦弱的东峰仍然不敢确定。

 

放学的铃声已经过去了很久,东峰有些失望地走进二年三组的教室,教室里头一个人都没有。今天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西谷,他忍不住下来看看。

这是自己去年呆过的教室啊,东峰望向自己原来的位置,现在那里也坐着一个成绩不太好的大高个吧。

他走到西谷的位置上坐下,桌上还放着西谷常用的挎包。看来是遇到了什么急事,待会儿应该会过来的。

要是能跟阿谷同班该多好啊,那样就能够跟阿谷多呆一年了。

不知道阿谷上课会是什么样子呢,应该会打瞌睡开小差吧。东峰想到了西谷趴在桌上睡觉但是却被老师点醒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移开西谷的挎包,东峰正准备在等西谷的时候稍微趴一会。三个写得歪歪扭扭不是很好看的“东峰旭”映入了他的眼帘。“啊啊啊啊。”他下意识地站起来,惊讶地叫出了声音。

阿谷是在什么时候写下这个字的呢,是告白前,还是告白后呢?阿谷是以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个字的呢,是开心呢,还是难过呢?阿谷在表达出自己心意之前想了多久呢?又是以怎样的勇气表达出来的呢?

 

“旭前辈?”急急忙忙跑进教室,西谷走到东峰面前,拿起挎包,“抱歉,我放学后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啦,我们现在去训——”

他偏过头看了看没有任何动作的东峰。

“旭前辈,你是在哭吗?”

东峰抬起头来看着西谷,眼眶里的泪水潸然落下。

“阿谷……我……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人……也没有……被人喜欢过……所以……一直以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阿谷……”他抽噎着,说得断断续续,“但是……最近……一想到……阿谷……心跳就会加速……看到阿谷课桌上的名字……就会好高兴……如果说乌野……是由阿谷……守护的……那么……阿谷你……就由我来守护吧……不管是在……球场上……还是在球场下……我都想要……一直陪在……阿谷身边……”

“呜哇哇哇啊啊……旭前辈……你好犯规啊……”强忍着泪水的西谷,终于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禁不住大哭起来。

东峰突然站起来,一把将西谷紧紧拥入怀中,泪流满面的表情丝毫不像这动作一样帅气。

明明是那么大的个子的人,明明是自己先告白的,却最先擅自哭得停不下来。

眼泪还不断地从西谷的眼角流出,他用力地拽住东峰的衬衫。

真的谢谢你,能够喜欢我。

 

3.我发誓对于骑马我没有想多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你长得太恐怖了!”西谷不顾东峰一副受了重伤的表情,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啊啊啊啊,阿谷我该怎么办啦。这,这可是第一节课啊。”东峰看着面前一堆哭成泪人的小学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旭你以前不是在文化祭的时候演过马吗?要不要表演给他们看看啊?”西谷完全没有征得东峰的同意,就擅自说了下面的话。“喂喂,大家想不想看阿旭教练学马啊?”

尚在哭闹的孩子都渐渐停止了下来,十分期待的看着东峰,有几个胆大的还说出了“想看”

东峰被逼无奈,只得趴下来,叫了声“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西谷响亮的笑声。

“哇哦!好帅气!”这是小朋友崇拜的语气。 

这到底算哪门子帅气啊,不过东峰终于松了一口气。

高中毕业之后,自己就找了一份教小学生打排球的工作。西谷知道之后却大笑不止,说什么小朋友一定会被吓坏的。现在看来果然是应验了,自己有这么恐怖吗?东峰已经不晓得问过自己多少遍了。还好今天阿谷说要来帮忙,明明是毕业生了,现在应该乖乖上补习班才对。东峰羡慕地看着跟小朋友们玩成一片的西谷。自己光是要做到不吓哭他们,就已经很吃力了呢。

“小信想不想骑马呀?”西谷一边说着一边把叫作小信的小男孩放到东峰的背上。东峰只好装作像马一样在地上前进。

“我也想要骑马!”“我也要我也要!”

西谷把小信抱了下来,对大家说道:“今天呢,谁传球传得好就可以骑马哦!下面就请跟着阿旭教练好好学习!”

 

一小时后。

“为什么我也要被骑啊?!”西谷郁闷的背着一个小学生在地上匍匐。

“表现好的小朋友太多了嘛。”东峰也十分应景地背着一个。

“早知道就不陪你过来了!”

“阿谷别生气啦,回头我让你骑好不好?”东峰有些抱歉地笑到。

“谁,谁要骑你啊!”西谷转了个方向,微微红了脸。

 

Fin.


评论(4)
热度(94)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