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最后一对恋人

乌武向

恋人系列第五篇 完结篇

第一篇影日 第二篇月山 第三篇大菅 第四篇旭谷 第五篇乌武

原著背景轻微改动

R18

HE

约一万字共7节 第5节含3000字肉文

以下是正文

 

《最后一对恋人》

 

武田一铁。

乌野高中现代文老师,乌野男子排球部顾问。

生日1月10日,现年29岁,单身29年。

身高166.5cm,跟大多数男学生讲话的时候已经需要抬起头了,体重59.4kg。

之前从未了解过排球,现在正一步步的努力。

为人执着,细心。

虽然不属于高人气老师那种,但是是学生乐于倾诉的对象。

最近比较烦恼的事,眼镜总是被女生们说很老土。

喜欢的食物,马铃薯炖肉。

喜欢的人,现任乌野男子排球部教练,

 

乌养系心。

 

1.一个人给别人留下的初次印象究竟有多重要呢?

武田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偌大的校园里,人已经寥寥无几。天已经很黑了,路边的灯早已亮了起来,细小的飞蛾发出嗡嗡的声音。初夏的晚风吹在他的身上,耳边还不时地传来树叶的婆娑声。

陪着排球部的学生们训练之后,又回到了办公室批改了一个班的现代文作业,意识到的时候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刚刚观摩的时候又向大地同学和菅原同学学到了几个专业术语,武田把记录的本子放进公文包里,准备晚上回家之后好好复习一遍。

因为职业的缘故,武田上班的时候总是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也只是在排球部活动的才会换上运动服。临走的时候想到了即将到来的谈判,为表正式他还重新打了一遍领带。说是谈判,其实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请求罢了。

 

昨天的电话里头有说过今天下班的时候会来拜访,武田还是有点担心对方会不会因此提前打烊。远远地看到坂下商店仍然亮着的灯,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

刚刚打开商店的门,就听见一个男人有气无力的慵懒的声音。

“今天的肉包都被排球部的买完啦。他们的队长也真是有钱啊。”

“诶?”武田愣了一下。

坐在柜台面前的乌养放下了挡住自己脸部的杂志,他取下嘴上叼着的烟。“啊不好意思,还以为你是学生,请有什么需要的吗?”

这是武田第一次见到乌养。染成金黄色头发,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不算短。刘海用黑色发箍箍到了后面,多亏了那对浓眉,所以依旧十分有男子气概。不过怎么看都有些不像好人,至少是武田从未接触过的类型的人。

“你好,我是昨天电话里说要拜访的武田一铁。请问你就是乌养先生吗?”深深地鞠了一躬,武田有些紧张地说。

“啊啊,你就是之前打过很多次电话的老师啊,真是执着啊。”乌养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一个人给别人留下的初次印象究竟有多重要呢?

不管初次印象是喜欢,还是讨厌,是钦佩,还是瞧不起,这些主观感情都会随着更深入地交往而渐渐改变,又或者继续加深。但是初次印象往往左右了人们深入交往的意愿。

 

曾经有很多人说过乌养乍看上去很凶的样子。所以眼前这位眼镜老土、穿戴整齐又略带紧张的小哥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呢?既然无法答应他的请求,大概也不会深交吧,那么态度的话,强硬一点也没关系的。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名教乌养这个名号吧。”重新将烟放进嘴里,乌养甚至不再看向面前的武田。

“说实话,这只是因素之一。我有听说过,不管在高中还是在大学,你都很善于指导后辈和分析对手。如果这种才能可以帮到那些孩子们的话——”

“我啊,以前也是乌野的,你应该知道的吧。”乌养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在那个时候,那个球场上,有着我的青春。即使现在回去,即使一切都没有变动,那里也不属于我了。”

高中和大学的时候只加过文学社,武田从未体验过那种青春。

如果那个时候,能够和眼前的这个人一起打排球该多好啊。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对于不擅于运动的自己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也许是被乌养刚刚落寞的神情所诱导了吧,可是那落寞之下的隐藏着的热血,他可是不会放过的。

“后辈们不能完完全全地体会到你刚刚所说的那种青春,乌养先生不会觉得遗憾吗?”武田认真地看着乌养,像是用尽全力地说道,“很抱歉一直都打扰你了,不过我改日还会再来的。”如同刚进门是那样,他又鞠了一躬。

 

虽然是抱歉的语气,但是却充满干劲呢。好像这个老师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弱啊。

商店的门被用力地一关,发出哐当的声音。武田自己却被这声音吓到,慌慌张张地将门扶好,红着脸说了几声抱歉之后连忙跑远。

嗯,看来并不弱是个错觉。乌养心想。

 

2.像少女漫里一样牵着手奔跑吧!大叔们!

今天是第三天还是第四天了?

乌养手上拿着杂志,却望着电话发呆。那个说着改日再来的人,居然连之前的电话轰炸都没了影子。

不过,还真有点不习惯呢。他单手托着下巴,无聊地翻着书页。武田最后凝视一般的眼神突然从脑海中冒了出来,紧接着那微红的脸,礼貌地笑容也一并涌了出来。

 

“喂喂,系心酱。”不知何时进店的老奶奶不厌其烦地喊道。

“啊?啊?做什么?”回过神来的乌养还有些恍惚。

“真是的,我已近喊了三遍啦。给我一份甜瓜,系心酱。”

“好的,多谢惠顾啊,田中奶奶。”

 

啊啊啊啊真是丢人,居然想着一个男人的脸发呆。送走了老太太之后,乌养有些急躁地在店内走来走去。

“乌养君!”

“哇唔!你在做什么啊!吓我一跳!”惊魂未定的乌养拍了拍胸脯,对于自己来说,突然出现的武田,恐怕是惊喜大于惊讶吧。

“抱歉抱歉!”被乌养的大喊吓得后退一步,武田有些惊慌失措,“我刚刚一确定这个消息,就来找乌养君你了!”

他迅速地沉静下来,带着狡黠般的帅气嗓音,“这个黄金周的最后一天,我们要和音驹高中来场时隔五年的练习赛。音驹现在的领队是七八年前的二传手哦,说不定乌养君认识哦!”“你这是什么语气啊!在卖萌吗!在煽动我吗!”乌养生气地揪住武田的衣领,保持着几乎是脸贴脸地距离。

“啊啊啊,对不起!!”武田完全不敢直视这么近距离的乌养,只低着头连声道歉。

乌养利索地放下武田,脱掉围裙,冲里屋喊了声“老妈,拜托你开店了!”。

他转身看着愣在一边的武田,“喂,发什么呆啊!还不快走!”

“诶?”武田尚未反应过来。

“怎么能让毫无准备的后辈输给那些怪猫呢!”乌养一把握住武田白皙的手腕,十分自然地带着他冲向门外。

“诶?乌养君。”身体不受控制地跟着乌养奔跑起来,武田再三看了自己被握住的手腕,不小心又红了脸。

 

正午毒辣的太阳直射着,唯有奔跑时带起的风才让人觉得凉爽一些。一直跑到了体育馆门口,乌养才放开了手。虽然商店就靠着乌野高中,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进来过了。

为了努力地不拖后腿,武田已经用尽全力,滴在水泥地上的汗水瞬间就蒸发了。他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眯着眼睛瞥到了自己的手腕。因为被握住的缘故,那里露出一圈红痕。

“小武老师你不行嘛,跑得脸都红了。”乌养面不改色,叉着腰笑道。

听到这句话,武田的脸红得更厉害了。“还不是乌养君,一直拉着我。”

“诶?额……额……抱歉啊抱歉……那个……那个……”乌养尴尬地说着,他看了看武田手腕上的红痕。糟糕,自己怎么就那么自然地拉着他跑呢。

稍微调整了一下,武田直起身子,从体育馆敞开的大门里能依稀地看到队员们认真训练的身影。“不谈这些了。现在我们要进去了,乌养君。”

“嗯。”乌养也严肃起来,跟着武田向馆内走去。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从今天起开始担任教练的乌养君!”

 

3.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应该和他相遇的。

“你们两人一组再练一轮接球。”乌养一边说着一边向场边走去,自然地接过武田递来的水杯和毛巾。

“辛苦啦,乌养君。”大大的镜框之下,武田的眼睛笑得很好看。

几个月来,已经习惯这家伙站在自己身边了。明明认识没多久,却像是旧识一样默契。从一开始地一窍不通,到现在能给出点像样的建议,比起队员来,小武也成长了不少呢。

乌养胡乱地擦了擦脸,用力地喝了几口水。而武田已经重新将目光放到队员们的身上。

“你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啊。”

“诶?什么意思?”

乌养伸出大手,在武田的头上揉了一通。“明明不懂排球,又没有人脉,但却跟青叶城西和音驹谈成了练习赛。我可不如你啊。”

“没有的事。”武田扶了扶眼镜,整理着被揉乱的头发,“乌养君那么用心地帮大家训练,在比赛中也时时刻刻为了大家的成长着想。而我却在这方面提供不了任何帮助,所以在我能够做到的地方,我就必须要做到最好!”

“喂,小武老师,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帅气啊?”乌养哈哈地笑起来。

“从来没有……”武田有些自卑地低下头,“我啊,一直都是那么平凡的存在,按部就班的上了高中、大学,所幸的是做了自己喜欢的现代文老师。但是啊,每次看到他们那么努力地拼搏,就会觉得大家都超帅气啊!但是这种青春,我居然从未体验过。或者说,青春于我,真的有出现过吗?帅气跟我就更加靠不上边啦。”他说到最后,有些自嘲地笑着。

“不啊,小武老师你刚刚就超帅气哦,第一次见面的最后也十分帅气呢!”看到武田略带受伤的表情,乌养心中闪过一丝微妙的疼痛。“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能够把自己擅长的、喜欢的事情做到最好,还有比这更加帅气的么?”

这些话语给武田带来的震撼让他禁不住呆呆地看着乌养,片刻之后,他回复到平常的状态,温柔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乌养君说得好有道理呢。我居然需要乌养君来开导了。”

“喂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虽然语气不善,但是乌养想的却是,为什么接近三十岁的人还可以这么的可爱呢?

“抱歉抱歉。”看着乌养皱起来的眉头,武田笑得更加起劲了。“不过啊,要是能在高中的时候认识乌养君,说不定我会跟着你一起打排球呢!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我高中的时候你才初中呢。”

要是能在高中相遇就好了啊,在那么青春热血的年纪,遇到自己的喜欢的人,一定会表白的吧。乌养舒展开皱着的眉头,用苦涩的笑容看着武田。“那我们的组合一定比影日还要厉害哈哈哈哈哈。”

明明还没有三十岁,却已经被父母念叨着“快点结婚”。喜欢上一个大自己三岁的男人,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啊。

但是,真的好喜欢啊。早知如此,初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就应该表现得好点的。

而且,已经越来越喜欢了。早知如此,第一通电话联系的时候,自己就应该立马答应他的。

甚至,已经喜欢到了“立刻就想摘掉他的眼镜,与他肆意地唇齿交缠”这种地步。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应该和他相遇的。

 

4.小武老师其实是个变态吗?

“萝卜的话,要挑表面光滑的。还有啊,气孔规则的萝卜更辣啊。”

“乌养君懂得好多啊。”

“那是自然的啊,我可是要早起照顾菜园子的人啊。”

 

武田从来没有料想过现在的这种情况。

训练结束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明天反正是周末,要不要来我家喝酒?”,现在就跟乌养一同出现在了超市里头。一起购置食物什么的,好像同居的情侣呢。乌养君挑选食材很厉害的样子,一定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呢。武田害羞地摇了摇头,似乎这样能够把奇怪的想法抛之脑后。

“有什么想做的菜吗?”乌养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推着手推车。

“乌养君喜欢吃什么呢?”

“对菜我是没所谓啦。不过喝酒的话,当然是暖果芋烧酒啦!”

“哈哈,我倒是不擅于喝酒呢,所以什么酒对我来说都差不多。”

 

一小时后。

“真是不好意思啊乌养君,不小心买的太多了,不如让我也拎一袋吧。”

两只手各拎着一大包东西,乌养看上去却很轻松的样子。“你是在小瞧我吗?小武老师。”

刚出大门,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室内外的温差还是让人一时不适应。夕阳染红了云彩,连地上拉长的影子都显得昏黄。并肩的两人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身后不时地传来自行车叮铃铃的铃声,然后几个骑着单车的少年就“嗖”的一下从身边骑过。

“最慢的那个请吃嘎哩嘎哩君!”

“那一定是神谷啦!”

“怎么可能啊喂!”

……

无意间听到那群少年的对话,武田笑了起来。“说起来嘎哩嘎哩君,上班以后就很久没吃了呢。”

“前面就有便利店,想吃的话就去吧。”

“诶?可以么?”武田歪着头,“那乌养君要吃吗?”

“不啦,我家店里多的是呢,我在外面等你就好了。”

像孩子一样跑回乌养君的面前,武田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苏打味的冰棒还散发着冷气。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露出了超级满足的表情。“哇还是以前的味道呢。”

“哈哈哈小武老师你开心得就像没吃过似的。”

没有理会乌养的嘲笑,武田爽快地咬下一大口。“啊啊啊,好凉。”

乌养突然停了下来,偏过身子靠近武田,他弯下腰,一口咬向嘎哩嘎哩君,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向前走。

“诶?乌养君不是说不吃的吗?”愣住的武田紧张得红了脸。那可是自己吃过的啊。

慵懒地瞥了一眼脸红的武田,乌养脸上虽然不带表情,心里却有些开心。“现在想吃了不可以吗?”

“啊啊啊,那,那我去再买一根吧。”乌养君只是单纯的想吃,自己在想些什么啊。武田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不用了,只尝一口就好。都怪小武老师吃的太开心了。”果然被嫌弃了啊。

“抱歉。”武田低声答道。

手中的嘎哩嘎哩君上还有乌养留下的牙印,武田盯着它看了很久,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吮吸。这样的自己真的是太变态了。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舐。

 

5.成人的时间


百度云  密码:g15i
 
 
 


6.yoooooooooooooooo

这是第二次到这里来了。

乌养有些怀念地看着不算太熟悉的门,按下了公寓的门铃。

“咳咳,来了。”门内传来熟悉而虚弱的声音。“诶?”

“啊小武老师,我看你今天没来部活,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来看看。”乌养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果篮。

“谢谢你啊乌养君。”武田拉开了门,“那就先进来吧,咳咳。”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一切像是都没变,又像是都变了。工作的时候,他们依旧亲密无间、配合默契,带领着乌野一步步向前。私下里,却断了所有的联系。自己是不敢再有进一步的接触,而对方应该是不愿吧。

乌养看着武田穿着厚重而保暖的家居服,脸上呈现出病态的红晕。

“小武老师严重吗?吃药了吗?”

“已经吃过药了,感觉好一些了,可能还有点发烧。”武田虚弱地说。

“是吗?”乌养起身走向武田,想要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试试温度。

武田在那瞬间偏过头,乌养的手就像之前一样又愣在了半空。“如果没事的话,乌养君就先走吧,我也有些累了。”他不再看向乌养,自顾自地向卧室走去,“啪嗒”一声关上了门。

 

武田一铁啊,那只是同事之间普通的问候啊,你为什么总是要多想呢?之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总该有些进步了吧。武田盖上被子,将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

已经被主人下了逐客令了,这恐怕是自己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吧?乌养环顾着四周没有变化的摆设。那个厨房,小武曾经为我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那个桌上,小武曾经和我喝酒而红了脸。那个房间,小武曾经和我深深地结合。

小武应该还没吃饭吧,那么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留下我最后的记忆吧。乌养脱掉外套,卷起袖子。

 

将这碗粥端过去的话,对方会不会生气地说“你怎么还在呢?”如果是小武的话,即使生气了,也只会说“谢谢,放在那里吧”。乌养端着粥,轻轻地拧开了房间的门。

“系心啊……”床上的人闭着眼睛,轻声喊道。

乌养愣了一下,赶紧应了一声。对方却好像没有听到,又喊了一遍“系心”。

悄悄地走进房间,将碗放在床头柜上。乌养无奈地看着还在熟睡的人,原来只是梦话啊。

“我好喜欢你啊。”

“你说什么?”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乌养生怕自己是听错了什么。

“好喜欢系心啊。”沉睡着的武田模糊地说着,眼角居然流出了泪水。

乌养立马坐在了床边,俯下身子冲武田急急地问道:“小武小武,你快醒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啊?”

被一阵嘈杂的叫声从梦中惊醒,武田虚弱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回答着来人的问题,“我喜欢系心啊。”

话一出口,温热的唇便覆盖了上来。自身发热的缘故,武田觉得那双唇异常的清凉,下意识地轻舔两下。像是受到鼓励一般,那双唇的主人更加卖力的吮吸。本就呼吸不畅的他,更是抵触般的轻喘。

乌养停止了蹂躏那双唇的行为,将头埋在武田的脖颈之处。

“我也好喜欢你啊,小武。”

 

7.可怜的嶋田先生和重色轻友的乌养先生

“小武酱,给我一份甜瓜。”

“好的,田中奶奶。”

“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在啊?系心酱又偷懒了啊?”老奶奶笑着接过甜瓜。

“没有啦,系心他去进货了,马上就会回来了吧。”

“小武酱穿这身围裙真适合啊,超可爱哦。”老奶奶临走的时候说道。

武田看了看自己围裙上印着的“坂下”二字,害羞般的摸了摸后脑勺。“谢谢奶奶啊,欢迎再次光临。”

 

听到大门被拉开的声音,武田立马站了起来。“欢迎光临坂下商店。”

“哈哈哈,小武你看起来很适合开店啊,要不就来我们嶋田超市兼职吧。比起系心,我可是会付你工资的哦。”嶋田捧着一大箱东西进来了。

“嶋田先生说笑啦,我也只是在休息日才来帮点小忙而已。”武田接过嶋田手中的大箱子,有些吃力地抱到储藏室。

“啊?嶋田你又在说什么鬼话啊?”随后进来的系心,嘴上叼着烟,手上抱着垒得高高的两个大箱子,“小武你就不应该接手,让他自己般到储物室去。”

“喂喂,系心,你也太偏心了吧,我也是来帮坂下商店进货的啊。”

“你管得着吗?”乌养趾高气昂地将两个大箱子放到嶋田手上。

刚从储物室出来的小武连忙说道:“啊啊,嶋田先生,让我来帮你搬一个吧。”

“小武啊,快来帮我啊,车上还有很多货呢!”已经走到门外的系心大声喊道。

嶋田做出一个无奈地表情,“你快去吧。你再帮我,系心就要打人了呢。”

“抱歉。”武田害羞地低了下头,朝门外跑去。

“这是你喜欢的口味,我进了好多呢哈哈哈哈哈。”乌养指着车上的几大箱泡面说道。

“哇哦,系心你好厉害啊!”

……

 

听着门外的对话,嶋田露出一副鄙视的表情。恋爱中的人真是低智商啊。

客人已经进门了,外头的两人估计还要将这愚蠢地对话进行很久,自己就勉为其难地再帮个小忙吧。

 

“欢迎光临嶋田——啊不,坂下商店。”

 

Fin.

评论(8)
热度(138)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