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恋人

影日向

恋人系列第一篇

第一篇影日 第二篇月山 第三篇大菅 第四篇旭谷 第五篇乌武

原著背景 未深入考据

HE

8000字短篇 共5章节

吃肉的直接看第5章2500字肉文

起标题废 收尾废

以下是正文

 

 

《恋人》

 

日向翔阳。

乌野高中一年一组,乌野男子排球部副攻手。

身高162.8cm,增长中,体重51.9kg,夏季会更轻一些。

最近烦恼的事情,不能够单手抓球。

崇拜的人,乌野“小巨人”。

擅长高跳,不愿服输。

喜欢的东西,生鸡蛋拌饭。

最近还比较喜欢坂之下商店的肉包,特别是训练结束之后前辈请客的那种,总觉得一个根本不够吃。

喜欢打排球,喜欢快攻扣球。

喜欢的人,影山。

 

影山飞雄。

1.双子末和摩羯初

训练结束后,回家的路上,一如既往的夕阳。

“诶~是6月21日吗?”西谷凑到日向面前,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不就是这周末吗?”

“是,是的呢。”害羞似的摸摸了后脑勺,日向笑着说:“因为妈妈说生日那天想请高中的新朋友们去家里坐坐,所以想问问看大家有没有时间~”

“有的哦,日向~”菅原温柔的说道:“我们都会去的!”

 “耶!不用在家听老太婆说该看书啦该写作业啦什么的啦!”田中貌似过分激动了,差点没跳起来。

月岛扶了扶眼镜,笑的很轻蔑的样子:“啊哈,日向是双子座的最后一天啊,双子座的人呢,过于神经质,让人觉得不可靠呢。”

“才没有呢!!”日向鄙视的望着月岛:“月岛什么的居然也会像女生一样相信星座!”

“哎哎星座这种事我也并不相信呢,不过大家都是什么星座的啊!?”西谷并没有注意到月岛僵硬的表情:“我呢是迷人优雅派的天秤座!”顺带做了一个闪亮的帅气姿势,喂喂是谁说不信的啊。

“旭前辈是摩羯座对吧?”西谷食指指向东峰,就像侦探指出犯人的姿势与表情,倒是把东峰吓了一跳。“哎哎……我吗……大概吧……”

“月也是天秤呢~”山口开心的说:“顺便一提我是天蝎,不过总有人说并不像呢。”

“我记得大地也是摩羯,摩羯的人都比较高大吗呵呵,我呢和日向一样呢”菅原说道这句的时候看了看日向,果然啊……

“看吧看吧!月岛你看星座什么根本不可信!菅原前辈一直就很可靠的!”

“哦~意思是你并不可靠咯~”

“你们两个别吵啦!“大地总是容易被这群一年级的惹怒。

“我是双鱼座!”田中捧着双手,双眼星星状:“一定会一定会有一份超罗曼蒂克的爱情嗷~~~”

“嗷~~~”日向和西谷也跟着田中做出如此傻气的动作。

“影山呢~影山是什么星座的呢!”日向双眼闪闪发光的看着影山。

“我不知道。”

“诶!这年头还有不知道自己星座的人吗,果然影山你不是人类!”像往常一样,多嘴的日向被影山一拳爆头。

“影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菅原看着影山和日向,啊每次这种场景都觉得很微妙的。

“12月22。”

“诶!影山。我比你大半年哎!”被揍的日向总是不长记性。

“呵呵半年的饭不知道吃到哪里去了小矮子!”影山用力向下按着日向的头。头发还蛮软的嘛,再抓两下好了。

 

晚上,日向的卧室。

【12月22日是摩羯座的第一天】

哦哦第一天啊很厉害的样子。

【摩羯座的人是有很强的权利欲望,并且拥有一定的领导能力。】

恩恩很对很对!

【最容易少年老成。】

恩恩不错不错!

【悲观的处世态度,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诶……是吗?

【他们自己对爱的感觉非常明确,所以摩羯座的人爱上一个人你,会显得果敢无比。他们表达爱意的方式体贴有余,可是浪漫不足。】

啊并不是故意点开这个的!

【摩羯座和双子座,前途不甚乐观的一对】

“果然星座什么的!不可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你吵死了啦!玩电脑也能这么吵啊!”小夏用力的踹了一脚卧室的门。

 

日向翔阳。

距15岁生日还有三天。

今晚有点不开心。

2.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妈妈突然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哦,翔阳要和大家好好相处哦~”日向妈妈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准备出门。

“诶,这么晚了要早点回来哦,爸爸也不知道加班到什么时候呢?”沙发上的日向一边抓了一把薯片放进嘴里,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

“阿姨要走了吗?今晚的菜肴真是美味呢!谢谢阿姨~”

“阿姨再见~”“阿姨走好哦~”“我们会照顾好翔阳和小夏的!”

 

“哇哦!西谷前辈好厉害啊!一下子就破了纪录!”日向激动得大叫,因为看着电视机里的怪物倒地,西谷瞬间通关了游戏。

“日向你不要这么大声啦,小夏已经睡下了吧。”菅原有些犹豫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客厅。明明阿姨才走了一个小时,这里简直是垃圾场嘛。

“哟吼!日向你看我发现了什么!”说是去冰箱拿饮料的田中,此时手中却提着一扎啤酒。

“诶!啤酒吗,我们还是高中生哎不好吧。”虽然东峰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没有喝过啤酒的人呢。

“哦哦!是爸爸的啤酒!平时都不准我尝的说。”

“你们还记得乌养教练说的吗,打败伊达工的感觉就像啤酒的第一口!不想知道第一口是什么感觉吗!”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游戏,西谷表示自己很支持田中。

“诶,这样不太好吧。”菅原觉得喝完酒的这群人还不知道会怎么闹腾呢。

 

“放心啦阿菅,只喝一点点是没什么的。”

日向西谷和田中都很崇拜的看着大地:“这么说大地前辈喝过了吗?!”

“嘛,同学聚会的时候喝过一点吧,不过并没有什么感觉。”

“哦~”那我再去拿几扎!”日向像是小鸟一样要飞向冰箱,他突然起身,惊动了坐在身边专心玩PSP的影山。“喂,日向呆子不要这么一惊一乍好——!”

 

话语戛然而止。

这么近距离的看,日向的皮肤真好呢,眼睛也很大,头发也很柔软,像女孩子一样。不,要是女孩子的话,现在应该会脸红吧,才不会像日向这样,摔倒在别人怀里了,还会抬起头眯着眼睛傻笑。真温暖啊,日向一直都像他的名字一样。差点就要摸上那张脸了,我是变态吗混蛋。

周围的人都在闹着,并没有人在意这里的两个人。除了……月岛。

“哦呀,王者是不是脸红了的说,真是难得呢,碰到男人也会脸红的变态吗~”

影山瞬间切换到了万年皱眉脸,一把推开身上的日向,站了起来。“月岛你真是混蛋!”

本来并不觉得害羞的日向,在听了月岛的话之后却微微红了脸。

“喂喂,你脸红什么啊!”影山怒气冲冲地冲日向吼道,试图掩盖内心莫名的喜悦。

“没,没有啦!”日向推开挡路的影山:“都怪影山长那么长的腿!我,我去拿啤酒了。”

“哈?日向呆子你居然怪我?!”

 

呼呼,冷静冷静,日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但是刚刚的场景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影山真的很高呢,手长脚长的,好像随随便便就能把人圈进怀里。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刚刚好像被影山的气息包围了呢。还有啊鼻子很挺。是啦是啦,我,我,我就是喜欢影山的全部啦!

影山的托球,影山的天赋,影山的毒舌,影山的认真,影山的臭脾气,影山的上进心……

骂我呆子的影山,无法抉择喝酸奶还是牛奶的影山,球场上的指挥官影山,每天和我赛跑着去参加训练的影山,被我咬了一口肉包而大打出手的影山,一起迎着夕阳回家的影山……

还有啊……

在我紧张的时候给我力量的影山,在我得分时夸奖我的影山,在我犹豫时大声提醒我的影山,在我受伤后抱我去医务室的影山,在我生病时顺道探望的影山,拍我的头时最后会轻柔两下的影山,把午餐里的厚蛋烧留给我的影山,下雪天和我堆雪人的影山,夏日祭给我买章鱼烧的影山……

这么好的影山,这么好的影山,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像恋人般的喜欢我呢?

 

“日向你在干嘛啊,这么久了还不过来,前辈们让我来看看。”看着日向一个人在发呆的背影,影山疑惑的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还有你怎么不开……开灯啊……”这家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啊,即使在漆黑的环境中,也彻彻底底的暴露了啊。这样想着的影山,不知觉的放慢了语调。

日向没有回答,固执地不肯转身。

直到脖颈处传来影山温暖的气息。

“呐,日向。”

影山从背后小心翼翼的把日向圈在怀里,弯腰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啊?”

3.是哦恋人的那种

“诶?”糟糕,眼泪落下来了呢,我现在的声音应该很难听吧。

“我可是,很喜欢日向呢。”影山笑着扳过日向的身子,用拇指小心地擦着眼泪。“恋人的那种哦。”

右手揉了揉日向的头发,把一脸震惊的日向按在怀里。“那么日向君,你愿意接受我的告白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日向喜欢自己的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日向的呢?这种潜移默化的事情,根本想不到啦。有过震惊也有过纠结,只是对方还没有告白,实在是不好拒绝啊。

但是从那以后,眼神却好像盯在小不点的身上了。对于自己差劲的脾气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多少朋友,连队友也……

可是日向不一样的,即使打败过他,即使总是不自觉地凶他,一直以来日向都是笑着面对我的。甚至有几次事后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别扭的性格却只会冷战。

“如果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直接说啊,这样子算什么嘛。影山你总是觉得自己能解决一切,但是还有我啊,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干什么,但是你记好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啊啊啊我是很喜欢啊,但都是男生不是吗,而且还是队友。果然还是不道破比较好吧。我呢,是一旦得到就不愿失去的人,如果有天会失去的话,不敢想象啊。十年,二十年,即使作为队友,即使作为搭档,能在一起就会满足了吧。

 

本以为会是这样的,本以为能一直这样的。

但是日向快哭了啊。

其实,根本就不满足吧!

想牵手,想拥抱,想亲吻,想把他镶进身体里,想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想要这个人只属于自己。

 

“呜呜呜……呜呜呜……影山……”眼泪湿润了影山的T恤,日向将头贴在他的胸膛上,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角。

“超喜欢的……一直都……呜呜呜……喜欢啊……最喜欢了……哇呜……好喜欢影山啊……”

我也是呢。

 

“诶~你们两个在干吗啊~快来~快来喝酒啊~哈哈哈哈哈哈~”喝醉的菅原不明情况的突然打开了灯。

抱在一起的两人,身体瞬间弹开,别过头红着脸。

“阿菅!你不能再喝啦!怎么会有半瓶倒的人啊!”大地只顾着把菅原拖走,没有注意到这微妙的场景:“日向啊不好意思,看来我要把阿菅送回去啦。还有外面……有点乱啊。”

 

“哎哟!你们拿酒拿得好慢啊。快给我快给我。”田中已经激动地脱了上衣:“你们不知道啊,月岛这家伙很能喝啊!”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影山嘀咕。

月岛邪笑着递给影山一瓶啤酒:“王者,肯赏脸来比比吗?”

“比就比啊。”

 

两小时后。

“真是抱歉啊日向。”只剩下清醒着的大地东峰和月岛,好不容易将客厅打扫干净。“那我们就把这群醉鬼送回去啦。”

“诶~这就回去了吗~”日向头上绑着必胜字样的布条,站在沙发上手舞足蹈。

“前辈不要管他啦,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月岛扶着山口,冲大地摆摆手。

“大地,你真的要把这两个都交给我吗?”东峰左右手各拎着田中和西谷,愁眉苦脸。

“这一个就够我受了啊!”

大地背上的菅原很不听话的动来动去:“小翔阳~拜拜哦~记得要洗澡哦~下次前辈请你喝酒哦~嘻嘻~”

“好的~拜拜~~”日向帅气的转了个圈,趴在了沙发上。

 

“大地啊,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啊?”东峰虽然累得半死,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没有啦前辈想多了~”月岛邪恶地笑着:“我们快把他们送回家吧~还有很长的路呢。”

 

“咳咳,月岛我们再来喝!”影山刚从厕所出来,客厅里却只剩下熟睡的日向。

 

4.要不要来一发

 “啊啊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日向!”

 

一刻钟前

把迷迷糊糊的日向拖到浴室,放好热水。“喂日向,你,你自己洗哦,洗好了喊我。”

 

谁能想到有人会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啊!影山手忙脚乱的把日向捞出来。

“咳咳,”日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诶?影山你还没走吗?咳咳。”

“呆子!我要是走了你就死掉了!”影山用力地拍了一下日向的头:“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啊。”不过,这双氤氲水汽的眼睛真漂亮呢。

“才不是啦,我只是头有点晕而已。”

“头还晕吗?”下意识的摸上了日向的脸,影山轻声问。

“唔还好啦。”日向脸红着摇头:“倒是影山你,这么温柔好不习惯啊。”

啊啊以前究竟给这家伙留下了多差劲的印象啊。

糟糕,害羞的这家伙意外的可爱啊。啊,有水珠从锁骨流过,嘴唇也因为喝过酒红润异常呢。

真是太糟糕了。

“呐,日向。你现在清醒吗?”

“我并没有喝醉啦。睡了一觉只有一点点晕。”日向微笑着。

这笑容是在引诱我吗混蛋。“那,接吻,可以吗?”

“诶?我我我……并没有过……”日向飘忽不定的眼神,略带紧张。

“不可以吗?”语气低沉了许多。

“……也,也不是不可以……”

 

最后一个音还没发出,温润的唇瓣已经贴了上来。

日向的味道,好软。恋恋不舍的离开。

“舌头。”影山轻轻点着自己伸出来的舌尖。

“可以放进去吗?”影山又指指日向的嘴唇。

“诶?!!”一瞬间脸变得通红,日向手足无措,激起小小的水花。“那个……诶?……我……那个?……”

啊啊啊影山的动作好色情啊,明明是高中生诶。舌,舌吻的话,不就是上床的邀请吗……这种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啊。

微微抬头看着影山,对方好像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日向的脸更红了。

“一定要的话……”

“一定要。”

“诶?”没有想到影山这么果断,日向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答应了:“……好吧……”

 

尚且陌生的双唇又贴了上来,舌尖并没有直接撬开贝齿,而是轻轻舔舐唇形。日向轻轻溢出了细微的呻吟,牙关不经意微微打开。像是受到了引诱,影山灵巧的舌尖试探性的伸了进去。

“唔”异物的进入引得日向难受,似乎想闭口。受到阻拦的舌尖并不给他机会,反而挤进更深处。日向无处可躲的舌头被迫与之纠缠,在这被迫之中,却隐隐感受到了快感。

“嗯”影山低沉地鼻音。

“哈……唔……”日向嗓音腻人,眼神迷离。湿漉漉的双手不自觉地环上影山的脖子。感受到了日向的动情,影山用力地吮吸着日向的舌根。“唔……”脖子上的手搂得更紧了。

几近窒息的湿吻之后,拉长的银丝从两人唇齿之间牵出。

调整呼吸的喘息声在狭小的空间里此起彼伏。

 

某个部位早就苏醒了,再呆下去的话,恐怕会做出不得了的事情了。影山平复下来后,用食指挑起日向的下巴。“呆子,我要走了,你自己没问题的吧。”说着正要起身。

稍稍恢复的日向抓住了影山的衣角,疑惑的地歪着头:“影山你,不要做吗?”


5.成人的时间

百度云  密码:2b4s

评论(1)
热度(137)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