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日向与翔阳

NO.46

送给日向翔阳的生贺文

距离日向小天使生日还有46天!!!

 

关于本文的说明:

翔阳 指初中的日向翔阳

日向 指高中的日向翔阳

希望大家不要看得精分……

 

以下是正文

 

《日向与翔阳》

 

夏天已经开始了。

头顶的太阳蒸腾着暑气,偶尔吹过的微风更像是上天赐予的福利。婆娑的树影之间,蝉声连绵,聒噪不已。

“在门口磨蹭什么?怎么不进去?”田中佝偻着身子挤进门,一边说着,一边“啪”的拍了一下翔阳的头。

“疼疼疼。”翔阳吃痛地叫了出来,他捂着后脑勺,疑惑地看着突然从身后冒出来的人,“可是我——”

“别废话啦。”熟练地拎起翔阳的后领,田中轻轻松松地将他拽进了第二体育馆。“大家都已经开始训练了。”

 

“再来一球!”“接得好!”

此起彼伏的呐喊连同排球落地的声音一一传入翔阳的耳中。顶上的大灯明亮而刺眼,映入眼帘的是众人不断地跑动和跳跃的身影。

“好厉害。”翔阳张大嘴巴笑了起来。他握紧了拳头,身体里的血液像是被唤醒一般地沸腾着,每一份细胞都在诉说着这份渴望。想要训练,想要扣球,想要像他们一样自如的跳跃。

 

“影山,给我托球!”

熟悉的嗓音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黑色短发的高个子熟练地将球抛出。原本没有人的地方突然跳出一个小小的身影,那是自己的视线无法捕捉的速度。那只手在最高点处用力一击,“嘭”地一声,排球越过拦网,直直地向另一边的场地上撞去。

“干得漂亮!”“好耶!”

 

若是在平时,翔阳一定也会跟着大叫“好棒”之类的话,但是看清了扣球的人,震惊的表情立即出现在他的脸上。

“你你你……你是谁?!”无视着其他正在训练的人,翔阳冲到场中,指着刚刚扣球的那个人,结结巴巴地大声喊道。

“呜啊!”那人看到翔阳之后吓得退了一大步,躲在了影山身后。他抓住影山的腰,仅仅露出一个头,“你你你……你是谁啊?为什么长得和我一样?”

影山将日向从自己身后扯出来,往后退了一步,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日向和翔阳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看了看对方,时而凑近,时而后退。那完全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发型,甚至是一样的卷翘程度。

“我是日向翔阳。”异口同声地说完这句话,两人都为对方的话而感到震惊不已。

“什么?”

“你是日向翔阳?”

“难道世界上有两个日向翔阳嘛?”

“你是克隆人吗?该不是妖怪变的吧?”

 

“影山,我是不是在做梦?”日向歪着头看向影山,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随后疼得叫了出来。

“影山?”因为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日向身上的缘故,翔阳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影山,“呜啊!影山飞雄!”他气势汹汹地指着影山,瞬间跳得老高,“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哈?”影山皱起眉头,往前走了两步。

“你你你想打架吗?”翔阳有些颤抖地摆出了一个防御的招式,带着一脸的敌意。“球场上的王者,虽然你好像长高了很多,我我我可不怕你哦。”

听到翔阳的这句话,日向立马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他冲着翔阳挤眉弄眼,小声地说着“不要啊”。虽然这段对话跟当年相遇的时候如出一辙。

“球场上的王者?”影山的脸色更加阴沉,以身高的优势俯视着翔阳。

“我知道你叫影山飞雄,虽然之前输得很惨,不过我迟早会打败你的!”

无意间看到了翔阳衣服上的标志,影山皱起好看的眉毛,看着面前这个看似很有干劲的家伙,“雪之丘?你难道是初中的日向?”

 

排球部的其他人也被这里的骚动吸引了过来。

“你们又在吵什么啊?”大地闭上眼睛,无奈地叉着腰。这两个家伙一天都不让人省心。

“喂喂大地,你看啊,”菅原着急地扯了扯大地的袖子,“居然有两个日向。”

顺着菅原的手指看过去,大地也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前辈,这好像是初中的日向。”

“诶?初中的日向?”菅原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矮那么一丁点儿……”

周围的人渐渐的朝自己围了过来,尚自疑惑地翔阳有些尴尬地扯了扯毛躁的头发,他带着求救的眼神看着日向。

然而日向根本没有功夫搭理他,正努力地摆着“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姿势。“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有什么东西直接朝着自己撞了过来,翔阳还来不及反应。“这就是初中的翔阳吗!你这家伙从初中到高中还真是一点没变呢!”西谷用胳膊勾住了翔阳的脖子,笑得一脸灿烂。

“咳咳咳,太……太紧了……”翔阳被勒得脸色都变了,双手胡乱地向前挣扎,不小心拽到了一个的衣角。他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死死不肯松手,“救……救命……”

巨大的身影压倒性地出现在翔阳的面前,翔阳眯着眼睛,一时看不清来人的表情,只觉得恐怖至极,他连忙松开了手,从嗓子里憋出一句道歉。“对对……对不起……”

“诶诶……诶……”东峰倒是一副比翔阳还要紧张的样子,“阿谷,你会不会太用力了,这个翔阳还是初中生……”

西谷后知后觉地松开了翔阳,还不忘朝他的背上拍了两下,“哈哈哈哈哈抱歉了啊,翔阳。”

“诶?初中生啊?”右手中指抵了抵眼镜,月岛不怀好意地笑着,露出好看而整齐的牙齿,“那岂不是应该喊我们前辈了?”

“对哦,”山口头顶的呆毛一跳一跳,看上去比月岛还要激动,“阿月好聪明啊。”

“闭嘴啊,山口。”

“抱歉,阿月。”

“咳咳,”刚刚从西谷热情地招呼中缓过来,翔阳下意识地重复着月岛的话,“前,前辈?”

看到月岛和山口的得意的笑容,日向按捺不住了,他上前一把将翔阳拽到自己身边,有些焦急地说:“你不要喊他们前辈啦!这样显得我比他们小似的!”

“可是他现在是初三,的确是比我们小。”原本还在仔细观察着突如其来的另一个日向,突然加入对话的影山却说得理所当然。

“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但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没什么不对劲的,来,喊我前辈。”伸出手按住翔阳的头,影山尽量掩饰着自己邪恶的表情。

翔阳一下子打开影山的手,皱着眉头质问道:“才不要啊,我们明明一届吧!”

“哈?你这雪之丘的小矮子,我现在可是乌野高中的。”

“笨蛋影山你说谁小矮子啊!”一旁的日向因为被缘下拽住而不能冲到影山身前,只能自己张牙舞爪。

“就算你是乌野大学的,我都不会喊你前辈!”翔阳冲影山做了个鬼脸,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什么?乌野?”

“这里是乌野吗?”露出憧憬和崇拜的神色,翔阳环顾着这里。

所有人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双手交叉在胸前,整齐划一地大声回答道:“没错,乌野男子排球部。”当然,趁机挣脱了缘下的日向正在一旁和影山扭打,还有觉得这种动作相当羞耻的月岛也不在其中。

“哇唔!好帅气!”双手捧在胸前,翔阳的眼睛里快要冒出了星星,脸上也染上了激动地红晕。

菅原微笑着揉了揉翔阳的头发,初中的翔阳比起高中来真是可爱的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诶?有意识地时候就站在体育馆的门口,然后被一个秃头拎了进来。”

“喂,好歹加一个前辈吧,真没礼貌啊!”田中将头凑到翔阳跟前,歪着嘴巴凶巴巴地喊道。

“是!是!抱歉!秃头前辈!”翔阳吓得闭起了眼睛,冲着田中连连鞠躬。

听到这一声秃头前辈,就连大地也没崩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叫田中啦!田中前辈!”

菅原笑得差点流出了眼泪,他平复下来,捏着下巴思考着。“那么现在,要怎么办呢?”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和你们一起训练吧!”翔阳朝着所有的队员说道,眼神认真而坚定。

 

“我三年前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了乌野的那场比赛。从那以后,就决定了,一定要像小巨人一样登上全国大赛的舞台!虽然我的个子不高,但是我也可以跳很高!”

“初中三年连个像样的训练场地都没有,参加的唯一一场比赛也只上场了30分钟,”翔阳有些怨恨地看向影山,随后又一脸喜悦地看向日向。“看到高中的自己身在乌野,我是很开心的,开心到就算跟影山在一起也无所谓了。”

“你这呆子在说什么?!”

“虽然我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我觉得这一定是上天对我的奖励!所以拜托了,请让我加入训练吧!”翔阳紧张地握紧了拳头,手心已经冒出了汗。周围片刻的沉默安静得令他听到了自己的噗通噗通的心跳。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看了看前辈们带着善意的微笑,日向朝着翔阳伸出手,他眯起眼睛,笑得一如暖阳般的温暖,“一起训练吧,初中的日向翔阳。”

 

最开始的是绕场五圈,然后是简单的准备活动。这些习以为常的惯例在翔阳看来都是那么新鲜,好些动作他都激动地做过了头。接下来是依次进行的接球训练。

排球撞击到手腕的痛感令翔阳精神百倍,他笑得越来越开心。“再来一球!”

“嘭”的一声,第二球稳稳地砸到了翔阳的脸上,差点害得他仰面摔出去。

“啊啊抱歉,翔阳你没事吧?”发球的大地关心地问。

“没事,”翔阳用手背擦了擦被撞红了的脸,眼里的斗志丝毫不减,“前辈,再一球!”

 

轮到其他人练习接球的时候,翔阳就在一旁认真地看着。前辈们的接球技巧比起自己,真是好得多。要是初中也能得到这样的训练,自己会不会超厉害呢?说不定还能打败那个王者呢。

刚从场上下来的影山走到翔阳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该不会在想着,‘以前怎么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训练,好不甘心啊’之类的话吧?”

“诶?”

“我以前有说过‘你这三年都干了什么’,这句话我收回。”清冷而平淡的嗓音完全不像是抱歉,影山不再看向翔阳,而是转头看向场内,就像是在和空气说话:“在走廊练习,跟着大婶训练,这些事情我都没有想过,不过你却坚持了下来。初中的你如果得到了专业的训练,肯定是会比现在厉害很多。”

 

场上,大地的这次发球有些失误,轮到接球的日向不得不在更短的时间内赶到前方。

并没有因为明显的失误而轻易地放弃接球,日向立马冲上前,重重地栽倒在地上。那球最终还是没有接到,日向立马爬起来,不仅毫不沮丧,反而更加专注于下一球。“没事,再来一球!”

 

看着略有笨拙却决不放弃的日向,影山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不过以前就算没有那些专业的训练,也不妨碍现在的你成为一个优秀的选手。”

一旁翔阳不知是否将他的话听了进去,他看着日向的眼神更加地闪闪发亮。

 

“喂,影山,”日向刚一下场就朝着影山和翔阳走来,他揉了揉刚刚擦伤的胳膊。“你在和……额……和初中的我说些什么?该不是背地里说我的坏话吧?”

“谁要背地里说你坏话,你这呆子。”影山一边说着一边跑向场内,走过日向身侧的时候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喂喂,呆子难道不算坏话吗?”日向抱住被中伤的肚子,没好气地大喊。

 

“那个,之前看到的超快的扣球,我能试试吗?”

“诶?”日向先是一愣,疑惑地歪着头,“啊你是说快速进攻吗,我和影山可是练了很久的。”他上下打量着翔阳,随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去试试吧!那可是超帅气的哦!”

奔跑起来吧,我的双腿。跳跃起来吧,我的双脚。用力地击打吧,我的右手。脑袋已经忘记要思考些什么,本能已经控制了身体。

挥空的那一瞬间,失落是难免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似乎看到了墙壁另一边美妙的风景,刺眼的光透过窗户从高处投下,也投在了翔阳闪亮的眼中。

“切,对于初中的他来说,有点高了么。”影山小声地嘀咕着。

“影山,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这么厉害的托球,”激动不已的翔阳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拜托了,再一球!”

 

“再一球!”

“刚刚那已经是第八球了!”影山生气地冲翔阳吼道。

“就是说啊!好歹也让影山给我托一球吧!”抱着排球气鼓鼓地站在另一头,日向的嗓音充分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居然沦落到跟初中的自己抢着影山的托球的地步,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不爽。

放下了手中和大地的练习,菅原笑着走向日向,“好啦好啦,暂时先让我给你抛球好啦。”

话音刚落,“嘭”地一声自不远处传到菅原耳中,落到地上的排球越滚越远。

翔阳盯着自己的手心,刚刚扣球的触感似乎还没消失,残留着火辣辣的疼痛。甚至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用尽全力地跳跃之后,想着要是球在那里就好了,然后球就真的不偏不倚地出现在了那里。那一瞬间手中的重量是那么的真实,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耶!做到啦!”

他手舞足蹈地奔向影山,双手举过头顶,“来击掌吧,影山!”

影山嫌弃地避过了身子,“又不是比赛得分,才不要。”

突然冲进场内的日向,越过影山的身子,同样地双手举过头顶,丝毫不差地站在翔阳面前。

“耶!做到啦!”

像是镜面对称一样,翔阳和日向跳起来击掌欢呼,异口同声地大笑着,连嘴角上扬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西谷前辈,我想学你的超级回旋接球!”

“啊啊啊啊旭前辈就是王牌吗,好高大啊!”

“山口会跳飘球?诶诶诶?那是怎样的?”

“田中前辈,你刚刚哇地一下,又咻的一下,好帅气!”

“菅原前辈的传球超准啊!大地前辈扣得超帅!

“月岛好高啊,拦网什么完全不成问题吧!”

“这种球也能够接到啊!啊啊啊啊缘下前辈也是,超厉害啊!”

“又是快攻!哇唔!跳好高!”

像只小乌鸦一样在体育馆里满场乱窜,翔阳的精力好像永远用不完,顺便还做起了端茶送水递毛巾的工作。

 

“喂,呆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与此同时,影山突然放下准备托球的手,四处张望着。

“什么声音?影山你放屁了吗?”

“啊啊啊啊啊,要秃头了啊!”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暴虐地拉扯着日向可怜的头发,影山闭上眼睛,仔细地倾听声音的来源。“在那里!”他指着装满排球的车筐,示意日向和自己一起过去。果然越靠近车筐,嘀嘀嘀的声音就越发明显。

“唔……嗯……”日向将手伸到一堆排球之中胡乱地摸索着,手指突然感受到了柔软的触感。“找到啦!”他费力地把抓住的东西从排球之中扯出来。

 

众人都停下了训练,纷纷上前围着这个嘀嘀作响的小乌鸦。

“这个是,乌鸦玩偶?”大地拎着小乌鸦的头发,“发型有点像日向啊。”

“该不会是炸弹吧,嘀嘀嘀的。”西谷接过小乌鸦,随手晃了晃他的脑袋。

东峰小心翼翼地将小乌鸦捧在手心,“阿谷……你那么用力的话……说……说不定就要爆炸了……”他慌张地将小乌鸦递给了菅原。

“真的好像日向啊,好可爱。”菅原戳了戳小乌鸦的肚子,然后忍不住放到嘴边亲了一下。

“嘀嘀嘀距离回到原来的时空,还有一分四十秒。”一字一顿的电子音突然从小乌鸦的身体里传来。

田中一把抓过小乌鸦,拍了拍它的屁股,“诶?它刚刚是报时了?”

鄙夷地眼光透过镜片传递了出来,月岛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是要亲一下就会报时的设定么?好恶心。”

田中恍然大悟地拍了拍大腿,然后坏笑着将小乌鸦凑近月岛的嘴边,“月岛不要皱眉头了,也来试试嘛!”

毫无防备的月岛已经来不及避让,只能一把抓过身旁的山口作为挡箭牌。

“嘀嘀嘀距离回到原来的时空,还有一分二十秒。”碰到山口嘴唇的一瞬间,小乌鸦果然又报起了时。

 

“你得走了。”影山没有参与打闹,只是对着还在看热闹的翔阳说了这句话。

“诶?”听到影山的话之后,翔阳眼里闪烁的神采黯淡了下去。“是哦,我,我得走了。”

 

“我知道我自己的个子很小,单凭我一个人无法看到另一端的景色,”翔阳将小乌鸦抱在胸前,身体开始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

“走廊也好,大婶排球队也好,无论在哪里,我都会更加努力地练球。”他的眼眶渐渐湿润,声音也变得哽咽。

“如果我不是孤身一人的话,也许就能看到另一端的景色了吧。”他眯起眼笑了起来,眼角的泪水顺着张大的嘴角流进唇齿之间。“以后能够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再见了,大家!”他朝着大家挥了挥手,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再见了翔阳!”“呜呜呜呜日向再见!”田中和西谷也跟着哭出声来,菅原也微微红了眼眶。

身体明明已经消失,听觉似乎还有片刻的残留,所以最后日向的那声呼喊,才能够那么清晰的传达到翔阳的心中。

“我在乌野等你啊!”日向刻意地忍着泪水,坚定的呼喊在空旷而安静的场馆里传来了一声声回声。

“嗯。”只是这声微弱的应答,他们怕是听不到了。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怎么回事?小乌鸦还在响?日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天色已亮。

一把将小乌鸦造型的闹钟拍停,他随意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过了一会儿思维才逐渐清晰。“诶?那些是做梦吗?”

“翔阳,快点起床了。”妈妈敲了敲卧室的门。

“妈妈我现在是初中还是高中啊!”翔阳急切地问。

“真是的,已经睡糊涂了吗?看看你自己的校服吧。”

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两套衣服,黑色立领制服旁边是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他立马爬下床翻过运动服的背面。

“乌野高校排球部。”

日向细细地抚摸着衣服背面印着的文字,笑着念出了声音。

 

这个夏天,一定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你说,是吧?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看动画的时候就觉得初中的日向好可怜啊,一直都一个人在练习,要是能更早点遇到大家就好惹!看到比赛之后影山凶巴巴地问日向“三年来都干了什么的”,简直想把他吊打啊!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第一次写无cp向的文,还是苦恼了很久的……不过一想到两只小天使击掌欢呼的样子,就特别有干劲惹!

感谢这个企划能让我为日向小天使生贺出一份力!希望小天使能和乌野的大家一起越来越强嗷嗷嗷!!!提前祝日向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23)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