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我的恋人头上有樱花

影日向

灵感来自《放闪恋人》  设定有改动!

强烈推荐梅松町江老师的《放闪恋人》 这部漫画是我二十年来看过最萌的!没有之一!

 

以下是正文

 

《我的恋人头上有樱花》

 

“界人君是怎么想的呢?要是能够明明白白地看到他的想法就好了。”长发的女生趴在书桌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

日向轻微地皱了下眉头,随手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

 

人类有着与生俱来的、窥探他人内心的欲望,却十分抵触他人的窥探。为了爱情也好,事业也好,在人际交往之中,慢慢地学会了察言观色。

日向一点也不懂得察言观色,那种技能对于他的脑袋来说,负荷太大。他是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的天然派,就像整天咋咋呼呼的田中前辈和西谷前辈。他也没有窥探别人内心的欲望,倒不如说,即便有时候他想,也揣测不出什么所以然。

偏偏事与愿违。

 

这已经是今天用脸接的第五个球了。

日向心痛地捂着脸,冲着影山大喊:“笨蛋影山,你今天是想怎样啊!我的脸都要被砸平了哎!”

因为自己不在状态,害得日向屡屡受伤。被大声地指责之后,影山的面部表情十分地扭曲。“抱,抱歉,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啊!”日向愤怒地冲到影山面前,努力地跳高以显得强势一点。

温热的液体缓缓地从鼻孔流出,他用手指蹭了蹭。“哇啊!流血了啊!笨蛋影山!”作势要把手上的血迹蹭到影山的衣服上。

“别乱动啊呆子!”影山慌张地捧住日向的头,让他抬起下巴。

【对不起,没事吧?】

“我没事哦,只是流个鼻血而已。”

“诶?”影山愣了愣。

糟糕,不小心就回答出来了。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日向看着影山头上浮动着的黑色文字——【对不起,没事吧?】

 

最初的时候并非是这样,最初的时候是和常人无异的。直到那天——

那天的部活之后,大家都各自散了,日向托着影山走进坂下商店。

“今天要吃什么呢?我请客哦。影山你要吃什么?酸奶、包子还是说棒冰?”日向弯着身子在冰柜里搜寻着嘠哩嘎哩君,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影山。“哦,今天你也要吃嘠哩嘎哩君吗?”然后又埋头到冰柜里搜寻。

影山正倚着货架,单手玩着手机,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了日向的那句话。“呆子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有说话。”

“哈?不是都写在你头上了吗?”去柜台付了钱,日向将手中的棒冰递给了影山一支。

“哈?你在说什么啊呆子?”影山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商店的门。

“你的头上——”日向迫不及待地把棒冰放进嘴里,发出支支吾吾地声音。

“诶?!”他突然跳了起来,手里的棒冰差点掉地。“影山你……我……你……”

“你想说什么啊?”室外的热气扑面而来,影山烦躁地皱了皱眉。

“影山啊!刚刚我在你的头上看到了【嘠哩嘎哩君】这几个字啊!浮动的那种!黑色的那种!”

影山照着日向的描述想象了一下自己的样子,随后冲着他的脑袋重重一击。“你这呆子没睡醒吧!”

“不是啊,我刚刚真的有看见啊!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了……”

“闭嘴吧呆子,棒冰都要化了。”

 

之后又有在影山的头上看到过浮动的字,日向努力地向影山表达了几次“我真的有看到,绝不是妄想症,而且我很清醒”的想法,都被单细胞的影山以巧合而驳回。久而久而,日向也就不再提及。令他奇怪的是,自己只能看到影山头上的字,其他人对他来说一切如常。

 

“喂喂,呆子你在想什么?”影山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眼神涣散的日向眼前挥了挥。

日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一片雪白的保健室。想到了被影山的球打到流鼻血,他小声地嘟囔着:“影山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下手好重!”

阳光透过保健室的窗户射到床上,身旁坐着的影山一瞬间让日向觉得有些遥远。从未出现过的寂寞的神情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那双好看而狭长的眼睛没什么精神似的,长长的睫毛轻微地颤了颤。

“当然讨厌啊,你又笨又矮。”落寞的眼神转瞬即逝,影山那张毒舌的嘴巴又配上了标准的嫌弃脸。

日向此刻震惊的,绝不是他恍惚间的寂寞神情,而此刻影山的头上,他从未见过的樱花色的大字——【喜欢】

“喜欢……”他呆呆地脱口而出,眼神越过影山的头顶,直直地看着那两个大字。

“什么?”影山一时没有听清,右手撑在被子上,俯下身子将耳朵凑到日向嘴边,露出一大截白皙的脖颈。

近距离的看,那些樱花色的字显得更加的大了。日向下意识地伸出手,浮动着的字像是灵魂一样被自己的手指穿过,他用力地抓了抓,樱花色的字从指间轻轻地穿过。

“影山你,喜欢什么呢?”

暖暖的气息从日向口中传入耳中,影山的耳根不自觉地微微发红。他坐直身子,双手交叉摆在胸前,一副鄙视的语气:“还用问吗你这呆子,当然是排球啊。”

【日向翔阳】

此时影山的头上,浮动着的樱花色,拼出了身旁那个家伙的名字。

 

日向的脑子还不足以处理关于恋爱的一切,15年来从未被人喜欢过,更别说是男生了。他开始怀疑那天看到的【日向翔阳】是不是错觉,他开始越来越注意影山的一举一动。

一个人开始过分地注意另一个人,不是厌恶的开始,就是恋爱的开始。

 

“还有最后一个肉包哦,谁要?”菅原捧着大大的纸袋子,将最后一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取出。

“我要!”影山和日向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即便他们嘴里的肉包还没有完全咽下去。

“你这呆子吃了也不会长高的!”

“哈?你想打架吗?”日向顶撞道。这家伙绝对不喜欢我吧,不仅一直骂我呆子,还要抢我的肉包!

【一人一半】这几个字渐渐浮现在了影山的头上,日向顺势说道:“那就和影山一人一半吧!”

“哈?谁要和你一人一半啊,恶心死了。”影山凶巴巴地别过脸,头顶的【一人一半】却变大了一倍,简直要跳出来一样。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人的存在啊,口是心非。“你就不能坦率一点啊!影山笨蛋!”

“我哪有不坦率了啊!”

“你这笨蛋!影山笨蛋!”日向接过菅原手中的包子,撕成两半。他扯过影山的衣服,迫使他弯下腰,然后将半个包子一口气塞进他的嘴里。

“咳咳咳,呆子你要噎死我吗?”费力地把口中的包子咽下,影山用力地拍着自己的胸脯。

“是啦是啦!”日向鄙视地看了影山一眼,将剩下半个包子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恶狠狠地盯着他。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把影山头上的【喂食play】那几个字给撕碎。

 

明明不是一个班级的,午餐也是在各自的班里和同学一起吃饭,却会每天不约而同的,一起穿过长长的走廊,跑到一楼的售卖机那里买饮料或者牛奶,然后边喝边往花园里散步。

有时候会聊关于排球和前辈的话题,有时候是班级里的谁又做了什么坏事,有时候会突然吵起来一路不说话。最近迎面看到情侣的时候,日向总是浑身不自在,因为影山头上会出现【想和日向牵手】之类的字样,还会特意偏过头,偷瞄自己的手。

 

刚要转角的时候,日向突然停了下来,一下子撞在了身后的影山身上。

“呆子你干嘛突然停下!”

“嘘!”日向扒住墙壁,示意影山也弯下身子,朝外面探出半张脸。

日向的后背紧紧贴在了影山的胸前,他的鼻尖能嗅到日向头上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顺着日向视线的方向看过去,一对情侣正在旁若无人地接吻,男生的手渐渐摸上女生的腰肢,气氛突然就色气了起来。

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吞口水的声音,日向觉得有点不妙。他连忙转身,轻微地推开了影山。果然如他所料,影山微红着脸,头上显示的【想和日向接吻】后面还加了两个大大的感叹号。

“影山你还是初吻吗?”日向低下头,想要掩饰自己突然红起来的脸。真是糟糕,似乎不应该问这种问题吧……

“是,是又怎样?”

“不……不怎样……只是觉得影山看上去像是很受欢迎的那种……”原来王者也会脸红的啊。

“抱歉啊让你失望了,那你呢?”

“还用问吗……我……我当然是啊……”

“我猜也是,你又小又矮,怎么会有女生喜欢嘛。”影山偷偷地舒了一口气。

“谁说没有啊!”

“什么?居然有?”激动地上前一步,影山高大的身子挡在日向的面前,在他的身上投下一片阴影。

日向被迫被抵在了墙上,沮丧地低下头:“没……没有……”

“没有就好……”

“你说什么?”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坏掉了,日向猛地抬头。

影山的头上出现了【太好了】的字样。

“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吧呆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影山偏过脸,慌慌张张地转身。

 

“我没有听错!你说了‘没有就好’!”日向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表情模糊不清。他握住拳头,冲着影山的背影大声喊道。

影山被日向的吼声吓了一跳,或许是他说的话更令他震惊,他转过头:“日向,你怎么了?”

 

“你明明!就那么喜欢我!”

对面墙上休息的小鸟吓得扑棱棱地飞起,四周寂静得只能够听到风声。

“为什么每次都要口是心非!为什么每次都要否认!喜欢我很丢脸吗!”情感无法抑制般的喷薄而出,就连眼眶也不受控制地湿润起来。

“你很喜欢我!喜欢到想要和我牵手!拥抱!接吻!”

影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眼前发生的一切令他不知所措。日向带着哭腔的嗓音一遍遍地冲击着他的大脑。那些本以为隐藏得很好的秘密,突然被赤裸裸地暴露了个干净。

“日向……我……”

“我都看到了!你的所有想法我全部都看到了!”日向抬起头,泪水流下。“明明是喜欢我的,却总是说一些伤人的话,我真的搞不懂啊,影山,这就是你爱人的表现吗?我宁愿我看不到啊,这样就能够像以前一样专心地打排球了,再也不用注意影山在想些什么了!”

“抱歉,日向……”

日向渐渐冷静下来,用手擦了擦眼泪。“不,该抱歉的是我,我应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话说到一半,却被影山打断。

他低下头,紧闭着眼睛,声音比在球场上得分的时候还要用力。

“日向翔阳!我喜欢你啊!”

 

“日向,来接吻吧。”

“哈?影山你为什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日向推开影山。

“反正我不说出来,你也知道我在想什么的吧!”

“是啊!头上的【接吻】都冒出粉色的泡泡了!”

“唔……”

温热的唇瓣突然覆了上来,熟悉的气息在唇齿之间交缠。影山缓缓地闭上眼睛,睫毛轻颤。日向抱住影山的背部,发出微小的呻吟。

他突然想起,那天在保健室里,神情落寞的影山头上却顶着大大的樱花色的【喜欢】。从今往后,即便是在严冬,他也能一直地,一直地,看到那么温暖的色彩。

 

Fin.


番外

评论(17)
热度(282)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