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守护


杀犬向

原著背景 百年之后

R18

BE

 

以下是正文

 

《守护》

 

“喂,戈薇,你已经走了多少年了呢?是一百年还是两百年啊?”红衣半妖一如当年的少年模样,血迹斑斑的双手紧紧握住那把伴随多年的铁碎牙。他坐在坟冢面前,声音有些哽咽。

皎洁的月色洒上他的银白色长发,夜樱的花瓣随风而起,回应他的只有寂静的旷野。

“真是抱歉啊,我有点想不起来你的样子了……”

 

R18部分 包含回忆杀 百度云盘 密码2b7o

那是风吹过树叶发出的声音,飒飒作响。

犬夜叉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在树叶的间隙里射下的阳光,隐隐约约地照在他的脸上。他眯了眯眼睛,从空隙里头看了看蓝天。

“啊,已经白天了啊。”他有些艰难地支起身子,身下的阿哞因为他的乱动而不满地哼了哼。

 

不知走了多久,在路过湖边的时候,犬夜叉示意阿哞将自己放下。已经到了傍晚,夕阳照得湖面波光粼粼,湖里的鱼还时不时地探出头来,风吹过的时候卷起层层涟漪。

他侧着身子躺在湖边,怀中紧抱着那把铁碎牙。他想到自己以前为了这把刀跟杀生丸打过不少次架,甚至砍断过他的左臂。

究竟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呢,犬夜叉也记不太清了。

他只记得那晚之后,自己撑着遍布吻痕的身体,强忍着后穴的异样对着他破口大骂。而杀生丸却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直到他唤来了阿哞。

 

“你叫来这个双头的怪物干嘛!”

“以你现在的体力,走得出这个森林么?”他放下缰绳,朝阿哞的耳边说了几句。

“难道不是你这家伙干的好事?”犬夜叉话音刚落就意识到了不对,一边皱眉,一边红了脸。

杀生丸没有回答,他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面孔,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似乎谁也没有发现,他琥珀色的眼神暗了一瞬。

 

“喂阿哞,是杀生丸让你一直跟着我的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犬夜叉翻了个身子,翘着二郎腿。

“哼”阿哞用鼻子回答了他。

“喂,好歹你也跟了我有几十年了,怎么还跟以前的主人一个德行。”他不满地喊道。

 

杀生丸有多久不来看阿哞了呢?是三个月还是四个月?对于妖怪漫长的一生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每一次的相见,肉体的交缠甚至多于言语的交谈。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发展成了这样的关系,他的身体也渐渐习惯了杀生丸的触碰。

他来去不定,自己也从来不加挽留。有时一夜欢愉之后,他还静静守在自己身边,有时却了无痕迹。

对于两人的关系,不提及似乎已经是一种默契。单纯的肉体,还是亲缘上的兄弟,或者进一步说——恋人?或许连他们自己也认不清。

 

银白色的长发被天色渐渐染黑,兽耳也变成了人耳的形态。

杀生丸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犬夜叉的鼻息之间发出熟睡时平缓的呼吸声,夜里的寒意让他不自觉地蜷成了一团。

步履轻缓地坐到犬夜叉的身边,杀生丸将自己的白色尾巴轻缓地盖在他的身上。不知是不是没了妖力的缘故,漆黑的夜色里,那双闭着的眉眼在他眼中甚至有一丝温顺的样子。

时光是能洗尽铅华的东西,他们已不再是当年曾经剑拔弩张的少年了。

天生牙是守护之刀,杀生丸,你可有要守护的人么?

 

他望着犬夜叉的脸有些出神,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看到朔月的他了。他那头的黑色的长发似乎在提醒着,他的身体里有一半人类的血液,而另一半正是与自己同样的血液。

他俯下身子,银色的长发滑落肩头,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触。

父亲,我杀生丸,没有要守护的人。

 

湖水突然异样的波动。飒飒的风声里,丝丝妖气从湖心传来,像是刻意地考察敌人的嗅觉,若有若无地散发着。

几乎是在感受到异样的瞬间,杀生丸便腾空而起,雪白的长尾将犬夜叉紧紧圈住。

“不愧是杀生丸殿下啊。”黑色的人影自湖心缓缓升到半空。“殿下可曾听说过,九狱之火,燃遍西国?”

下意识握紧了腰间的爆碎牙,杀生丸冷眼看着眼前这个黑发的男人。“阿哞。”他低低地换了一声。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他一挥手便将正欲赶来的阿哞化作了一团火焰。“怎么?想要带走现在这个没用的弟弟?”他调笑般的语气在阿哞的惨叫声中更显讽刺。

“你这混蛋!在做什么!”刚从睡梦中苏醒,便遇上了这般场景,犬夜叉只恨自己现在不能拔出铁碎牙,将眼前这个黑衣男人砍成碎片。

“弟弟果然像是传闻中的牙尖嘴利。”他随手一弹,一团火焰便直冲着犬夜叉而来。

杀生丸迅速地跳到一块山石上,躲避了攻击。犬夜叉却毫不在意地大喊:“你是谁!”

“我是九狱,啊对了,你也可以叫我——斗牙王。”

“什么?斗牙王分明是老爹的名号!”

“西国大将本该是我囊中之物!该死的犬大将!”九狱右手在胸前画了几笔,面目狰狞地喊道。他一刻不停地朝杀生丸的方向放出火焰,却一再地被他躲避。

火焰炸在山石上,崩出无数土砾,阵阵尘土呛得犬夜叉连连咳嗽。“咳咳,老爹,咳咳,怎么这么多仇家。”

 

朔月的犬夜叉对于杀生丸来说,无疑是个拖累。不仅降低了他的移动速度,还要使他分心。他一面小心地躲避着,一面步步向前,只求速战速决。他的指尖放出绿色的光鞭,在躲避的同时朝九狱进攻。

“没用的。”九狱的躲闪比起杀生丸显得游刃有余,“当年你的父亲不过是耍诈才赢了我,而你又怎么比得过他哈哈哈哈哈哈。”

父亲一直以来都是杀生丸所钦佩的人,九狱的这番话无疑激怒了他。

“你要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他用冰冷的眼眸盯着那张令人生厌的的脸孔,猛地飞身而上,快到九狱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爆碎牙已经拔出刀鞘。

“哈哈哈哈哈,杀生丸殿下,我可是等很久了。”九狱邪魅的声音还在,他的身体却忽然凭空消失了。

杀生丸一时震惊,右手紧紧握住爆碎牙,他环顾四周,等待着他的突然出现。漆黑一片的夜空,漆黑一片的湖面。

“怎么!胆小得躲在一边了吗!”心知自己现在只是个拖累,犬夜叉只能期盼着日出早日降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犬夜叉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那声音正是从杀生丸口中发出的。

 

杀生丸的右手突然不受控制地上下舞动,那一刀划过湖面,溅起高达数丈的水花。

“快,快走……”他自空中落到地上,卷住犬夜叉的尾巴散了开来,他费力地从牙关挤出这句话,持刀的右手止不住地颤抖。

坠地的犬夜叉在地上滚了几圈,他看见杀生丸的琥珀色的瞳色转而变成了深紫。他下意识地想要冲到杀生丸身边,然而一道绿光瞬间在他身旁炸开。如果不是他跳的比常人更远,恐怕已经命丧黄泉。

“真不错呐,杀生丸殿下,不过下一次就不会砍偏了哦。”九狱的意识试图完全控制杀生丸的行动,然而却被他强大的意志压下。“我听说你的爆碎牙,可是能够将万物破坏直至毁灭的啊。”

“走……”他从嗓子里溢出的这一声,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的银白色长发在风中飞舞,紫色眼眸震出了两行血泪。

泪水夺眶而出,犬夜叉闭紧双眼,头也不回地向森林尽头跑去,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弥散在阵阵树影之中。

“杀生丸!你千万别给我死了!要不我这一生都过意不去的!”

 

“哦呀,这可不行啊杀生丸殿下,怎么能让弟弟一个人先走了呢?”

九狱试图让杀生丸腾空追过去,然而杀生丸却发出一声震撼人心的低吼。

“啊啊……”

他右手举起爆碎牙,毫不犹豫地朝自己身上砍去。

 

漫天的绿光将这一片旷野照得无比梦幻,阵阵轰鸣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黑发的少年在奔跑中渐渐染上白发,初升的太阳照得他的泪珠闪闪发亮。

 

父亲,我杀生丸,恐怕有了要守护的人。

只是我,再也不能守护他了。

 

皎洁的月色洒上他的银白色长发,夜樱的花瓣随风而起。 

“你知道吗,杀生丸居然死了……”

坟冢上的野花孤单地随风摆动着,他的肩膀不受控制地上下抖动。泪水自他的眼角滑落,滴在地上慢慢地晕开。

“我想去找他,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吧……”

铁碎牙的刀尖自心脏穿透后背,晕湿了那件血色红衣。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这是我有史以来最用心的一篇文,却不见得是最好的。写的很顺畅,但是很累。

从初二到现在,我爱《犬夜叉》爱了七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爱七十年。

杀犬在原作中的暧昧屈指可数,所以我在文中表现了很多自己对于杀犬的想法。其实杀生丸出场不算多,他内心柔软的程度,也是因读者而异的。觉得OOC的话,多有抱歉。

我一直在想,杀生丸和犬夜叉最后会是怎样的结局死去呢,可能有很多人觉得作为炒鸡厉害的妖怪,他们两个不死也不是问题。所以我想要不要用天生牙的刀鞘保护杀生丸呢?

后来还是决定干脆让他死掉了,一是我本人是惧怕永生的,二是既然已经超越了父亲,那么自己的攻击就能击败父亲的保护,三是为了向犬大将致敬【喂!】

不过我考虑了很久,如果别的人拿到了天生牙能不能救人呢?有知道的欢迎告诉我啊!

简单地说一下的话,就是从小痴汉弟弟的杀生丸【嗯?】,被弟弟的三角恋伤透了心,然后在一次发情期乘虚而入,顺利成为了炮友【嗯?】,就在打炮打出了感情【嗯?】的时候!被坑儿子的老爹【嗯?】的宿敌附体,为了不伤害弟弟自杀了……弟弟悲愤欲绝也自杀了……

九狱这个角色呢,当然是我瞎掰的,不过写的时候是一脑子奈落的造型……至于他说的那些话呢,真真假假都随意吧,交代太多就会洗白白的感觉。

我难得当后妈的说,其实也不是很虐吧……【有干劲的话】想写个现代paro的甜文【喂……】

以上!


评论(4)
热度(59)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