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影山飞雄观察日记


影日

HE

未深入考据时间线

有误欢迎指出

 

《影山飞雄观察日记》

 


5月27日

我是日向翔阳,这篇观察日记的作者。

 

事先声明,影山飞雄并不是某种植物或者动物,他是我的队友。一个性格很烂脾气很差的大嗓门暴力狂王者。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的托球确实很厉害,用月岛的话来说就是排球白痴(月岛也这么说我,但是我应该比影山聪明)。

我初中的时候是他的手下败将,本来是以打倒他为目标的,没想到他也来了乌野。他所带来的入部的波折,我已经不想再说了。总之我们现在正为了IH而努力配合着快攻。

而我写下这篇日记的契机,在于他最近的奇怪举动,这一周以来,他总是偷偷地看着我念叨着什么。

原本我只是有些怀疑,甚至觉得是不是我的脸上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是今天,我和他一起拆下排球网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日向”这两个字。

我抱着排球网,正准备让他放到器械室。影山当时站在我的身后,嘴里又在喃喃自语。因为声音很小,所以我没有转身,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可是他后面说的很快又模糊不清,像是故意不让人听见一样。

我突然转身,影山瞬间就停止了喃喃自语,反而脱口而出一句“白痴!”

我很纳闷地指着自己,“我?”就算影山性格再恶劣,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地骂人吧。

“没什么……”影山皱着眉回答道,脸色很难看的样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的脸当时有点红?

影山到底在说些什么呢?该不会是一直在诅咒我吧!他的那副表情,就算默念着“杀光你全家”之类的话,都相当适合。

 

也许是我最近跳得不够高?害他不满意?

 


6月6日

三年级的前辈们都愿意留下来真是太好了!不管是青城还是白鸟泽!统统打倒就好了!

 

昨天被小武老师告知了期末考试的事宜,居然关系到东京远征啊!我功课不太好,幸好还有影山陪我……不过这家伙喃喃自语的毛病还是没改啊!

今天是去山口家补习,山口和月岛去便利店的的时候,影山又开始一个人小声地说话了。虽然当时我还没有写完月岛给我圈出来的题目(对不起啊月岛),但是影山的状态真的超让人在意的啊。

我拿着笔,偷偷地看着他。他很警惕地看了看我,似乎以为我在认真做题。

“……日向……我……日向……”

又是我的名字,这次该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从我的方向看过去,影山手中的笔一直在胡乱地画圈圈。

“影山你在说什么?”我试探地问了一下。

他手中的笔突然停住了。

“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

“咳咳。”他突然站起,一手撑着桌面,像是被呛到一样剧烈地咳嗽起来。“你听……听错了吧!呆子!”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月岛和山口就回来了。

 

趁着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我有小声地问山口:“山口,你有没有发现影山最近一直在喃喃自语啊。”

“当然了,那么明显的事情。”山口一边擦着盘子,一边说道。

“那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日向喜欢我。”

我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里的土豆扔出去。

“啊啊啊,别误会了日向。我是说,影山一直在念叨的话是‘日向喜欢我’。”

“这更不可能吧。”我忍不住看了两眼沙发上的影山,一旁的月岛大概是在看什么高深的节目,影山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是阿月告诉我的。”

 

直到此刻我也觉得这件事太难以置信,搞不好那其实是一种诅咒吧。影山害我浪费了一晚上想这件事情,如果这次期末有不及格的话,都是他的错!

呸呸呸,不会不及格的!

 


6月15日

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从研磨那里听说了音驹在IH的二次预选中落败了。看来不仅是宫城县,东京那里更加是高手如林。

最近的影山因为期末考试的折磨,还有训练的减少,变得更加暴躁。而我也自身难保,根本没空担心他。

 

下午的时候,同班的泽城同学来向我打听影山的情况,不过三围什么的,我看他本人都不知道吧。

影山在女生中小有人气,这我也是知道的,貌似在北一的时候就有人追随了。毕竟影山个子高,长相也不错,又是传说中的“天才二传手”,啊啊啊这么一想真的好来气啊。

被问到影山的生日和喜欢的东西时,我发现自己对影山的了解还是不少的。

“性格的话,整天凶巴巴很恶劣的样子。其实自尊心责任心和上进心超强,也在努力地融入大家。”

“好萌啊,日向口中的影山君是个好男人呢!”

“诶?是么?”我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脸颊莫名其妙地发烫。

“当然是啊!那么影山君有和谁交往吗?”

“噗,怎么可能。”

“那影山君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那一瞬间我想到了山口的话,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心跳加速,喉咙干痒,如此奇怪的症状突然降临在了我的身上。

“应该没有吧。”我模糊地回答。

影山一直念叨着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我并没有确认过。(虽然月岛有说百分百确定,但毕竟不是影山亲口承认的。如果由我来质问他的话,又会觉得好羞耻。)况且“日向喜欢我”,和“我喜欢日向”是截然不同的吧。

 

所谓喜欢,大概是一种心情?如果那是真的话,一直念叨着“日向喜欢我”的影山,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最近一想到这件事,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晚餐前偷偷去厨房拿了一只炸虾,吃起来比真正端上餐桌的时候美味好多。

 


6月23日

我想我的这篇观察日记应该结束了。

不管是补习时、训练时还是放学回家的路上,影山都不再喃喃自语。我还真是差劲啊,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确认一下的,甚至做好了被扯住头发的准备。

这样也好啊,我们都可以安心准备期末考试了。话虽然这么说,我却隐隐有些失落,也许是模拟考试又没及格的缘故吧。拜托拜托,期末一定要合格啊!

 


6月25日

“在暗恋的对象面前,小声地说一千遍‘xx喜欢我’,就能够成真!”

这是我在泽城同学的博客里发现的文章。

影山那张别扭的脸瞬间浮现在我的脑海,甚至连他说“日向喜欢我”的口型,我都能回忆出来了。

这……这种事情,只有影山那个笨蛋才会相信吧!

我慌慌张张地关掉了网页,脸上热的发烫。

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影山笨蛋

 

但是我可能有一点儿喜欢,嗯,就一点儿……

 


6月26日

我终于意识到,整天盯着影山,从而写下这篇观察日记的怪人,是我才对啊!

 

最近他不再念叨我的名字,却经常用疑惑地眼神看着我,把我也弄得很迷糊。我究竟做了什么?总不可能是这篇日记被发现了吧。

宁愿默念一千遍,也不愿意主动表白。这一点上,影山真是意外的胆小。这话为什么看起来我很期待似的……

今天的影山也是这般的欲言又止。

 


6月27日

还有几天就要期末考了,我一定要好好努力,不辜负月岛山口和谷地同学的期望啊!(虽然月岛一直强调他对我和影山不抱什么期望)总之,东京,我来了!

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和影山,算是在交往了吧……其实我也没太反应过来。

 

午休时间,影山特地将我约到那个第二体育馆和教学楼的过道处,我本以为他只是想买自动贩卖机的酸奶而已。

“日向你,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递给我的酸奶,我刚吸了一口,却忍不住喷了出来,只好接过他递来的纸巾,狼狈地擦着嘴。

“大,大概有吧……我也不太清楚是不是……”原来影山这几天一直想问的就是这个?

“是我吗?”

我吓得差点没把吸管咬断,瞪大眼睛看着他,这家伙真的是那个会偷偷念叨的人吗?

影山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很是认真的样子。

“影,影山……我姑且确认一下,你没开玩笑吧?”

“我这样子像是开玩笑吗?!”影山皱着眉对我使出了扯头发必杀技。

“放手啊放手!”我抱着头大叫,“是你是你!”

影山眼里露出喜悦的神色,我以前都没发现,他笑起来也可以不恐怖,害得我也高兴起来。

 

以上,我们就顺势交往了。

等等,为什么变成了我在告白??

 


7月1日

期末考终于结束了,但是我好多答不出来啊,大概还是要辜负大家的期望了……我的远征啊啊啊啊!

今天在英语和数学考试的休息时间,有听到那个“话说千遍成真言”的传言,只是我没想到那个传言的主角居然是我自己。

“千遍那个传言是真的!”

“哈?你是几年级的小学生啊。”

“听说3班的影山君成功了啊!”

 

解散之后,我急急忙忙地赶到自行车库,看到了坐在我的车上等着我的影山。

“喂影山,你难道觉得我会喜欢你是因为你说了一千遍‘日向喜欢我’吗?”

“难道不是吗?”影山惊讶地表情此刻竟是如此的欠揍,如果不是正推着车的话,我真想一拳揍上去。

“那你再说一千遍‘日向不喜欢我’好了,看我还喜不喜欢你!”

“不要!你这白痴!万一成真了怎么办!”影山气势汹汹地抓住我的手臂。

“不会成真的!”我一把扯过他的领子,将双唇盖在他的唇上,他的眉眼在我的眼前渐渐放大。

“哐当”

脚边传来自行车的落地的声音。

 

嗯,我想我喜欢影山,比一丁点儿多一点的那种。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啊哈~这是我写的最轻松的一篇文啦。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连日记都能写成对话流,我大概是没救了。

在我的文里,影日一直都是笨蛋,不要怀疑他们可以笨到什么程度。看到这里的你,如果能觉得甜的话就好了!

最后祝小排球二期顺利!!!影日相亲相爱!!!


评论(16)
热度(107)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