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变幻的心绪


影山飞雄1222生日快乐!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篇辣


及影

北川一中时期

 

《变幻的心绪》

 

我讨厌小飞雄,很讨厌很讨厌的那种。

 

天才二传手,这样一个嚣张而荣耀的称呼,很多人会把它加在我的身上。可是我知道的,我不是,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直到遇到小飞雄之前,我都觉得“天才二传手”什么的,实在是很遥远的事情,能够遇到的概率大概是百里挑一。

 

“及川前辈,请教我发球的诀窍。”在炫耀过我最近习得的发球之后,小飞雄总是认真地追在我的身后。

“白痴,不要!”我冲了他做了个鬼脸,却被小岩指责不要欺负后辈。

真是讨厌啊。这种终有一日会被追赶上来的感觉。我一边揉着被小岩袭击的后脑勺,一边瞥过眼睛看着他。单细胞的他至今仍未发觉我对他的讨厌,只是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我。

“你喊十遍‘及川前辈全县最帅’,我就教你!”我冲他挑眉。

“及川前辈全县最帅,及川前辈全县最帅,及川前辈全县最帅……”

“够了够了,一点诚意也没有。”我将手掌整个地覆在他的头上,把它想象成是一颗排球,搞不好这家伙的脑袋真的只是一颗排球而已。

“那就再让你见识一下吧,全县最帅的发球。”我笑着对上他的眼睛,我知道那片笑意恐怕带着侵略的意味。

“谢谢及川前辈!”他眼里满溢的憧憬与钦佩,倒是让我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哈哈哈及川有一个小跟班呢。”座位前面的女生总是这么打趣。

夏天的天空蓝的厉害,软绵绵的云显得格外的遥远。我双手托着下巴,故意扭过头看着窗外。

“及川前辈,我想问的是……”站在我座位旁边的小飞雄,用他熟悉的声音打扰着我。

“我不要听!”用手指堵住耳朵,我厌恶地望着他,“为什么我非得连午休时间也要被你占用啊!你这是在占用我和女孩子说话的时间!”

“十分抱歉,但是这个动作无论如何也……”他为难地望着我,用他那双漂亮的深蓝色眼睛。

班上的同学因为这里的动静纷纷望了过来,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应该维持的好前辈形象。于是我一把拉开椅子,站起身将小飞雄拽出了教室。

“你也真是敢啊,每周都要来几次三年级的教室。”他的胳膊有些肌肉,大概过两年能和我的差不多粗吧。

“明明下午部活的时候就能够见到我了啊……”我随口说道。

他的身体突然一愣,害得我不自觉地拽紧了他的小臂。因为他的突然迟钝而疑惑着,我下意识地朝后看去。他微微低着头,垂下了视线,双颊泛着淡淡的红色。

糟糕了,指尖触及的肌肤变得发烫。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表情,只是上扬的嘴角似乎怎么也拉不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只是心跳的加速比面临赛点时还要厉害。

原来小飞雄是这么地想要见到我啊。

 

“垃圾川你最近闷闷不乐的样子啊,是不是又被谁甩了啊?”小岩的心里总是不想着我的好事。

“才没有啊!”我擦了擦汗,盘腿坐在体育馆的地板上。

小飞雄还在不知疲倦的练着发球,似乎摸到排球他就停不下来。不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呢,正选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和金田一、国见的配合还是要多加磨练的。

“你在想什么啊?”

“明天春天我们毕业之后,不知道他们会变成怎样的队伍呢。”

“你可别被他追上啊。”似乎发现了我一直在盯着小飞雄,小岩这样说道。

“被他追上?至少这两三年内是不可能的啦!”我轻蔑地笑着。果然这方面我还是讨厌小飞雄的!

“给我说永远不可能啊!”小岩重重地敲了敲我的头。

“小岩你不要强人所难啊!”我抱着头,眯起眼睛叫着。

在我不甚明朗的视野里,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跃而起。等到被小飞雄超越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里还会有崇拜与喜欢么?我如此不安地想着。

 

在那之后,我的眼神开始不受控制地落在小飞雄的身上,我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地计算着我们能够共处的时间。他在琐碎之事里不甚流露出的对我的感情,一旦被触碰就会藏匿到消失。我焦急地等待着我们之间的进展,却发现根本就毫无进展。我不愿像对待其他女生一样对待他,又不知该怎么对待他。

我更不愿承认的是,如此帅气的我居然陷在了小飞雄手里。

 

部活结束之后,两人的单独练习不知什么时候起就成了惯例。室内被炽热的白光照着,室外已经是夜幕来临。

环在我怀里的身体,和我有着明显的体格差异。我俯下身子,将球放在他的胸前。他按着我的指示伸出手,白皙的手臂贴着我的肌肤。

“是这样吗?”他轻声问着。因为过于安静和空旷,即使微小的声音也会被放大。

明明在我眼中是超色气的动作,在他这个排球白痴眼中,也只不过是前辈的悉心指导罢了。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温热地呼吸喷在他的后颈,他的身子突然颤了颤,耳根在我的注视下渐渐发红。

这也未免太可爱了吧,这可都是你的错啊。

我的指尖有意识地松开,偌大的体育馆传来排球落地的声音。维持着从后面拥着他的姿势,我微微歪过身子,紧紧抓着他的手。他有些不知所措,急急忙忙地想要回头。我顺势凑了上去,轻轻地与他双唇相贴。他的嘴唇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柔软,带着薄薄的凉意。

我并没有自己料想中的那样淡定,甚至慌张地像个初吻的愣头青。本应该轻轻舔舐他的唇瓣,再慢慢撬开他的齿贝,可之前习得的一切技巧,此刻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我笨拙地贴着他的唇瓣,紧张得一动不动。而我怀里的这家伙大概更加紧张吧,他连手指都变得僵硬起来。

“及川前辈?”短暂的亲吻结束之后,他红着脸。

“教了你那么久,给点奖励也是应该的吧!”我弯下腰指着他的鼻子,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在第二年樱花纷飞的时候,毫不意外地,我迎来了自己的初中毕业。最终还是没能打败白鸟泽,县内最佳二传奖看起来算是个安慰。

在我登上领奖台的时候,他那炽热的视线从观众席上追随而来。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总之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动力。

我发誓不会轻易让你超过的,而你也给我成长起来啊。我捧着奖状,微笑地看着他。不知是否是笑得太过张狂,他努了努嘴,将头歪到一旁。真是曲解了我的意思啊。

 

领完奖回到观众席之后,我把他从座位上喊了出来。台上发言人的声音就连走廊也能听得很清楚,“这次我们在此集会……”

“小飞雄,你为什么看到我的时候,移开了视线啊?真是不讨喜的后辈啊。”我用时下流行的壁咚姿势,坏笑着将他抵在墙上。

“我没有。”

“你骗人的时候,总是向下看呢。”这时候是不是该挑起他的下巴呢,不过会不会显得太轻浮了?

“那是因为……”他支支吾吾地说。

“什么?”我更加靠近了他。

“及川前辈一直在向那些女生微笑吧。”他皱着眉,很不情愿地从嘴里蹦出这些字眼。

“怎么会?及川前辈只会对小飞雄笑哦。”我捋了捋刘海,作出一个帅气的表情。

“我不要。”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啊,我果然还是讨厌这个可恶的后辈呢。

 

过了不久,学校举行了毕业典礼。一个个毕业生穿着整齐的校服,在礼堂领完了证书,听完了校长没完没了的发言。唱起毕业歌的时候,我忽然感叹到,这个学校里有着太多我无法带走的东西。

 

我靠着天台的栏杆,一边撕开牛奶面包的包装袋,一边想着这大概是我在北川的最后一次午餐了吧。这里的视野很好,从教学楼到体育馆都一览无余,不时会有成群结队的人停在路边合影。

在我咽下第一口的时候,小飞雄赶了上来。他的眼角有浅浅的泪痕,怪不得他迟到了很久。

“小飞雄。”

“嗯?”

“即使你这届的北川打败了白鸟泽,也不能证明你比我强哦。”

“嗯。”他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县内最强的二传手是谁?”

“是及川前辈,不过我一定会——”他的回答很认真,我却不是很想听下去。

“住口啦!那你最敬佩的县内二传是谁?”

“是及川前辈……”

“那你最喜欢的呢?”

他像是愣住了一般没有回答,然后突然冲上来,拽下了我制服上的第二颗扣子。

我一把将他拥住,死死地按在怀里。

我想这样他就看不到了吧,我的那些无法抑制的泪水从眼角流出的样子。

 

我喜欢小飞雄,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第一次写及影,而且是第一人称,感觉是一气呵成写完的,结果总共不过3000字而已。(郁闷)

初中的影山,至少初一的影山还没有那么强势,所以显得有些受。我觉得及川对影山的感情,就是爱恨交加吧,而影山也是如此。感觉影山真的是把及川当作可靠的前辈对待的,虽然总是说他恶劣hhhh

原著里关于北川时期,比如及影同屏的画面,实在是不够吃。特别是影山一开始崇拜及川的心情,到觉得及川很恶劣的变化,真的很想知道转折点在哪里。

我对日本的毕业入学时间也不是很懂,听过很多毕业季的歌都有唱樱花,于是就这么写了(喂!)大家先将就看吧(你够了!)如果有误,欢迎指出!(土下座)

最后祝影山生日快乐!!!


评论(14)
热度(52)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