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初雪

菅影菅

《初雪》

 

高二的那年夏天,我第一次见到影山。当时只是想要看看有哪些后辈可能会来乌野,就和大地他们一起去看了初中生的比赛。

过分耀眼,是我对影山的第一印象。也许是自身是二传手的缘故,北一的二传一上场便吸引了我的注意。熟练的技巧、精准的传球,即便是年长两岁的我也自叹不如。

“这家伙会是个超难对付的对手。”我对大地这样说道。

 

第二次见到影山就是新生入部的时候了。他变得更高,脾气好像也更差。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我便知道正选的位置已经不属于我了。嫉妒?不甘?在天赋面前,我无法否认这些情感的存在。

 

三对三的入部比赛打赢之后,大家又进行了简短的训练。结束的时候,夕阳正是十分温暖的色调。

影山独自一人追上了走在前面的我。

“经验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添补的。而且……你……你还得到了其他队员的……信……信……信任……所以我不会输的!”他有些紧张地说道,橘色的晚霞照得他脸色发烫。

“嗯我也不会输的!”我发自内心的笑着。

原来影山比我想象中要可爱许多。

 

“菅原前辈?”影山伸出戴着手套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一张嘴便呼出了白气。“抱歉抱歉,你刚刚在说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我的手,微微皱了皱眉,“前辈,你的手不冷吗?”

“出来的时候,手套忘在更衣室了。”我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

“那,那这个给你吧。”他将一只手套取下来递给我,白皙的脸颊在寒风中冻得微红。

“不不不,还是不必了。”我连忙冲他摇摇手。

我接过手套,将他的手拉到面前。他的手刚从手套里拿出来,还暖乎乎的。在碰到我冰凉的指尖的时候,他不自禁地向后一缩。

“哈哈哈,超凉的吧。”我冲他笑着,快速地替他把手套重新戴上,然后自然地牵住他的手。“这样就好啦。”

他没有吱声,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偷偷地朝他看去,他的脸似乎比刚刚更红了一些。我又稍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

我可能不是什么好前辈呢。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轻轻地移动手指,直至与他十指相扣。

至少对你来说。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柔软的毛线触感之下,是他修长的手指轮廓。

比我还要宽大的体格,总是皱得像山川的眉尖,超大的嗓门和暴躁的脾气。究竟是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的家伙可爱呢。

“影山想吃肉包吗?”走过这个下坡就到了坂下商店了。

他露出动物般的眼神,大声地回应我:“要!”仿佛附和般的,他的肚子恰好叫了一声。

走到坂下商店门口的时候,影山还没有松手的意思,看来他真的是个单细胞吧。

“再不松开的话,会被觉得奇怪哦。”我举起两人紧握的手,在他眼前摇了摇。

“是!”他的手指慌慌张张地退出我的指间。虽然他有刻意拉了拉围巾,但我还是捕捉到了他瞬间红起来的脸。

指间消逝的柔软与温暖让我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出的话。于是我扯了扯他的袖子,在他略带疑惑地目光下,重新紧扣住他的手。

“不过天太冷了,也没办法呢。”我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是……”他任由我抓住他的手,声音在围巾里含糊不清。

 

“下雪了。”在我关上坂下商店的大门的时候,先我一步出门的影山这么说道。

细小的白色雪花从空中缓缓地坠落,他一边抬头看着,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肉包。

“如果能一直下就好了,那样明天还可以打雪仗。”我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着。

“菅原前辈很喜欢雪么?”他歪过头问我。

“是啊,一大早打开门发现一切都是白色的,不会有种来到新世界的感觉吗?”
“可是那样出行会很不方便。”

“那倒也是。不过影山你就不能难得有些情趣吗?”我笑着打趣他。

“抱歉……”他低下头。

“啊啊,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啊。”看到他认真起来,我反而有些慌张。“我说啊,你是不是有点,怎么说呢,过于尊敬我了?”

“因为菅原前辈是前辈啊。”

“话是这么说,难道我们只是前后辈的关系么?”我故意盯着他的脸,想要看他会作何反应。

“不是这样。”他僵着脸,一副苦于表达的样子。

“我想我们可以更亲近一点的。”我伸手捻掉他发间的雪粒。

“更亲近?”他有些不理解我的话。

“从这个冬天的第一个拥抱开始吧。”我抱住他的背部,他的围巾蹭得我脸痒痒的。

“是……”他也缓缓伸出手,将我拥进了怀里。

微凉的雪粒在我摊开的掌心里慢慢融化,我想这场初雪会是个好的开始吧。

 

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好前辈呢。

至少对于你。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虽说我是杂食狗,不过我也没怎么吃过菅影。没有嘿嘿嘿的话,攻受似乎也不是那么要紧??双二传真的是很带感的设定呢,既是前后辈,又是竞争者,同时也是合作者。总之影山和菅原这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会给我一种冬天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的色调都比较冷?

再次祝派派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27)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