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糟糕,我就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笨蛋的。


月岛萤x影山飞雄


《糟糕,我就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笨蛋的。》

 

我无法理解这群人如此拼命的原因,山口也好,日向也好,那个家伙更是。

 

“不就是社团活动吗?”在某次的聊天中,我随口说道。

“啊!月岛你的态度很有问题啊!”日向听到后立马暴躁地跳了起来。

“社团活动?”影山上前一步揪住了我的衣领,不过因为身高的缘故完全没什么效果。“排球可是,可是我的人生啊!”他原本清秀的面容扭曲在了一起,似乎在表达他的愤怒。

“王者果然是个排球笨蛋呢。”我微笑着抓住他的手,试图轻松地甩开,没想到他却抓得很紧。“喂,放手。”我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的手因为用力而缩成一拳。

“不要叫我王者!”他将脸凑了上来。

“喂喂,别靠我这么近。”我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被他扯住而不得动弹。

“影山快放开阿月啦!”一旁的山口焦急地手忙脚乱,“被前辈们看到就不好了。”

“闭嘴,山口。”我说完这句话,猛地将脸凑得更近。他显得没有料到我的举动,身子紧张地一颤。

“还是说,你想靠的更近一点?”伴随着我的话语,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鼻眼之间。我握紧他的手,阻止他向后倾的意图。

“放,放手。”他的声音顿时没了底气。

我松开手后,他像逃似的离开。

“早点放手不就好了。”我理了理领口,轻蔑地看着他的窘态,却发现了他耳根处慢慢爬上的红色。

“影山……”我疑惑地看着他,不甚呢喃出他的名字。

“干什么啊?”他皱着眉气势汹汹地回应我。

“不,没什么。”我转身不再看向他,轻轻捂住自己莫名其妙加速跳动的心脏。

 

不论是发球传球还是拦网,影山都拥有很高的水平,果然像传言的那样是个天才——啊,仅限排球而已。

 

“接下来要注意了。”一开始双人拦网的时候,他总是会小声地提醒我。

“不用您吩咐。”而我也总是会不满地回他,接下来一定能看到他无话可说的愤愤表情。

往后他便不再多说,或者说已经没必要多说什么,同时起跳拦网并非是默契,只是基于正确的判断而已。

 

“月岛。”某次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拿着水壶坐到我身边。

“刚刚那个传球,抱歉。”他擦了擦汗,低下头说道。

“不敢不敢,王者居然给我道歉了,不过语气很不情愿呢。”我讽刺地说道。刚刚的传球完全是影山的意志,导致我扣得相当吃力。

“我都说了抱歉了,你要怎样啊混蛋月岛。”他猛地喝了一大口水,全无刚刚低眉顺眼的姿态。

“不光是你,所有人都为了得分而思考过,我希望你能考虑下别人的意见,难道你想重蹈覆辙吗?”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不知是吃惊还是害怕。“不……”

“看来那场决赛对你影响很大啊。”我举起水杯,撇过眼睛看他。

“原来你也有看……”他摆弄着自己的指尖,没有同我争执让我非常地意外。

 

天才。

我想看过那场比赛的人都会这样评价影山。

但是——无用。

自我意识过剩的天才,只能是个孤高的王者。

与他一般年纪的我,看着他被换下场坐在后补席位。那条盖着头部的白色毛巾,也盖住了他的骄傲和泪水。

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呢,只不过是被换下场而已。

“山口,走了。”我转身离开,比赛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月岛,你还是觉得排球只是社团活动吗?”他的提问让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是啊。”我无所谓地答道。

“可是你有为了得分而思考过。”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我,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带着异样的光彩。

“那是……”一时之间,我竟无言以对。我想那一定是那种眼神的错。“那是因为,获胜没什么不好的。”

“是吗……”他轻轻笑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害得我有一瞬的恍惚。

又来了,那种咚咚的心跳声。

 

转眼之间,期末将至。

明明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为了应付期末考试,日向拉住正要回家的我。

“月岛拜托啦,我们真的很想去合宿的!所以帮我们补习吧!”

“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况且你后面那位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吧?”我取下了耳机,看向后面的影山。

“影山,你快过来啊!”

“拜,拜托了。”他很不情愿地说道。

“什么?我听不见哎。”

“拜托请帮我补习!”他大喊一声,猛地弯下腰,甚至将书包甩到了前头,露出像动物一样的表情。

 

于是,影山和日向的考前补习就这样开始了。逐渐加深的私下接触让我更加确信这家伙是个笨蛋。

当我的视线与他相交的时候,他总是躲闪着移开。有时候我会假装没有看见,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不过我更喜欢看他突然红着脸扭头的样子。

 

“啊哈,王者你的字可真是丑啊。”我笑着指着他的练习本。

“丑又怎样,答对不就好了!”他皱起眉头,伸出手想要抢走本子。

“可是错了哦。”我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将本子举起。

他努力挣扎着,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大半个身子贴在我身上。“还给我!”他扯着嗓子大喊。

我将本子递到他手上,顺势搂住他的背部。迟钝的他似乎才发觉气氛的微妙,挣扎着想要离开。

“影山。”我轻轻叫着他的名字。

我凑近他的脸,看着他慌乱的表情,在他的瞳孔里我看到了自己邪恶的模样。我更加贴近了他,似乎能感受到他那暖暖的而颤抖的呼吸。

他紧紧捏着本子,缓缓闭上眼睛,那些微微的红色悄然浮上他的脸颊。

看到他的举动,我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轻声笑了出来。

也许是感受到暧昧气氛的消失,他略带疑惑地睁开眼睛。

“你以为我要吻你么?”

“啊?你在说什么?”他涨红了脸极力否认,眼底的失落和恼羞成怒却一览无余。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王者?”

“哈?你胡,胡说什么!”他甩开手,暴躁地扔掉了练习本。“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

 

我撩开他细碎的刘海,轻轻吻上他的额头。

他的脑袋似乎难以处理这样的突发状况,呆呆地愣在一边。

 

“你的人生只有排球吗?”

“有排球的话就够了。”他尚未反应过来,神情恍惚地回答道。

“不介意的话,加我一个,王者大人。”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什么意思?你也要人生只有排球吗?”他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这样回复我。

 

糟糕,我就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笨蛋的。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这是第一次写月影,说起来我也写过影山的很多CP了,我觉得月影是最难写的!!因为月月的性格我好难把握啊,最终还是遵循着坏心眼攻x笨蛋受的模式。貌似我写的受都很容易害羞的样子……这么笨的倒是难得(我真的是影山真爱粉哦!)

影日、及影、菅影、月影,现在都有所涉及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考虑金影国影牛影什么的了(喂!)……不过最近很想吃乌武粮!

文中提到的场景,台词都我凭借记忆和脑洞写的,和动画有出处的话请多多包涵!

最后再次表达我对佳佳小天使的爱意=3333333333333=

也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喜欢月影这对CP~

祝大家新年快乐哈~


评论(12)
热度(78)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