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独一无二

影日

 

《独一无二》

 

“日向,你要去哪儿?”

“我不知道,他们在喊我。”一片漆黑的视线里,日向渐渐远去的身影停了下来。

“呆子,不许去!”

“为什么?我就离开一会儿。”

视野里唯一光亮的身影,他的离开带走了最后一丝亮度,无尽的黑暗瞬间吞噬了影山周围的一切。

 

又做了这样的梦。影山惊醒的之后才发觉自己的双手早已攥成了拳头。

“你会回来的吧!”无数次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哪怕是在梦境里也压抑着从未吐露过。

因为他知道,日向和他是不一样的人。

 

2比0赢了条扇寺之后,大家还沉浸在喜悦之中。隔壁赛场的比赛似乎刚刚落下帷幕,激动的呐喊即便在过道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西谷和田中跳跃着走在前面,一年级的负责拿着补给用品和杂物。

突然感觉到上方的光线被什么遮住了,日向一抬头就看到了青根。他熟悉的严肃表情让日向吓了一跳。

“哇啊啊?”他停下脚步,歪着头疑惑地看着青根,表情就像找不到家的小动物。

“明天,我会拦住你。”青根说完就向前走去。

“我一定会躲开的!”日向连忙赶上去大喊道,一脸兴奋的样子。

影山皱着眉看着那个伊达工的大个子。明明才比过一次赛,搞什么,两人却很熟络的样子。

“哦啊啊啊啊啊啊!”日向对着他离开的背影振臂高呼,似乎很期待这场相遇。

“他是为了和日向说话才等在这里的吧,日向你们什么关系啊?”一旁的山口顺势问道。

“吵死了!”内心涌起一阵莫名的不悦,影山粗暴地打断了日向的乱叫。

 

不光是那个没有眉毛的家伙,音驹的二传,枭谷的主攻手,即便是在球场之外,日向也像个诱饵一样夺人眼球。

“日向好像很擅长和外校的人打成一片呢。”之前在森然合宿的时候,菅原这样说过。

“是那家伙太过轻浮了吧!”影山猛地喝下一口水,擦了擦嘴角。

日向不知什么时候又和音驹枭谷的人混在了一起,那一头橘色的头发在一群高个子之间格外显眼。

“轻浮什么的,不是用在这里吧?”菅原朝他尴尬地笑了笑,“你们俩最近都不在一起呢,该不会是还没有和好吧?”

“因为我的托球一直达不到他的要求,所以干脆分开训练。”自从上次妥协地传出了“能让日向打到的”托球,影山开始意识到,日向在他心中的地位置早已潜移默化的转变了。

“看来是我多虑了呢。不过影山你会觉得寂寞吗?没有日向的时候。”菅原温柔的笑着。

影山突然之间变得语塞。在遇到日向之前,他从未有过朋友,更别说是伙伴。除了排球,他不觉得自己的人生里还需要别的东西。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因为那家伙就感到寂寞?”他不停地否认着内心的奇怪想法,无意识地加重了语气。

“那就好。”菅原站起身,拍了拍影山的肩膀。他用余光扫到了影山暗淡的神情,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这样啊。如果你早日练出托球的话,你们是不是就能用新的快攻了?”

“可是我……”影山低下头,将白色的毛巾盖在头上。

菅原的手掌大力地拍向影山的背部,发出一声闷响,差点儿把毛巾甩了下来,“日向可是很信任你的啊,倒不如说,他觉得影山是一定可以的。”

“啊……”影山捂住毛巾,吃痛地叫了一声。

“信任这种东西啊,没有个三五年是不行的。但是很奇怪啊,明明你们俩也没认识多久吧,日向却可以做到无条件的信任你。他的朋友确实很多呢,”菅原眯起眼睛,俯视着影山,“但是影山你啊,一定是他独一无二的存在。”

“明明那家伙才是独一无二的吧!”他一把扯掉盖在头上的毛巾,下意识地喊道。

“是这样吗?”菅原笑了起来,玩味地看着后知后觉红了脸的影山。

总算是解决了呢。他朝那头的大地做了个OK的手势,露出了成功的笑容。

 

“下一场的对手是和久南,和之前的条扇寺完全不同……”

 

回学校开了简短的总结会之后,教练嘱咐大家好好休息。离开学校的时间比以往早了很多,熟悉的街道上少有人影。

“比赛比赛~明天也会获胜~”一场比赛完全没办法消耗日向过剩的精力,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在影山周围晃来晃去。

“吵死了,闭嘴!”打从仙台市体育馆回来的时候,影山的心情似乎就很不好。他瞪着日向的眼神就像看着猎物。

“影山你为什么不开心啊,该不会是害怕明天的比赛吧!”日向事先捂好自己的头,才大着胆子凑到影山面前。

“倒是你别给我紧张得要吐吧!”原本打算蹂躏头发的手只好顺势抓住了日向的胳膊,那里纤细得好像女生,但却很有力量的样子。

日向被他抓得向前一倾,两人的距离突然大大地缩进。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昂着头直直地看着影山。

“不是就好啦。”他突然眯起眼睛,朝影山笑了起来,绚烂如同秋日的暖阳。

突如其来的微笑让影山慌了神,他慌张地松开日向的胳膊,害得对方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

“今,今天,伊达工的大个子为什么来找你?”他偏过微微发红的脸,不经意问出了盘旋在心里的问题。

“唔,你是说青根吗?”日向理了理刚刚扯散的外套,“大概是来放话?一定会拦住我什么的。”

“你们很熟吗?”影山皱起眉头。

“不算很熟吧,但是总有一种,嗯,惺惺相惜的感觉。”日向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

“惺?惺惺相惜?”他猛地转过身子,一把抓住日向的肩膀,紧张地有些结巴。

“难,难,难道我用错了吗?”突然就被面目狰狞的影山抓住了肩膀,日向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努力回忆着老师教过的用法。

“那我呢!”影山顺势就抓住他的肩膀摇了起来。

“你你你,你?”

“我是独一无二的吧!”他用一贯的大嗓门朝着日向大喊。

“哈?”甚至怀疑影山是不是在说日语,日向歪头不解地看着他。

“难道不是吗!”

“唔,好像也是呢。”他认真地想了想,恍然大悟地答道。“但是哪有人会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啊……”

“日向也是。”影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

“什么?”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他不知所措,影山咚咚地心跳让他也紧张了起来。

“独,独一无二的。”他按住那头乱糟糟的橘发,熟悉的触感却让他紧张不已。

“影山啊,我,我可以把这当作告白吗?”他的声音闷在对方的怀里,显得模糊不清。

“哈?这,这怎么会是告白啊!”影山瞪大了眼睛,猛地将他推开,慌张地差点没把自己摔倒。

“难道不是吗!”日向忍不住低下头,脸上灼人的温度令他不由地压低了声音,“我本来还打算接受来着。”

“那,那就是了!”他的身形一顿,胡乱地拉了拉挎包带子,红着脸径直向前走去。

“影山你也太草率了吧!”他一边喊着,一边追了上去,不管怎样的语气也掩盖不了嘴角的笑意。

 

大地,我好像解决过头了呢。

从一旁的甜品店里走出来的菅原,默默收回了准备打招呼的手。

 

“日向,你要去哪儿?”

“我不知道,他们在喊我。”一片漆黑的视线里,日向渐渐远去的身影停了下来。

“呆子,不许去!”

“为什么?我就离开一会儿。”

“等我。”他快步追了上去。

盛大的光芒扫荡了所有的黑暗,这是最后一次做这种梦了吧。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日向总是有很多的朋友,但是影山却只有日向。特别是在合宿的时候,觉得影山非常的可怜啊啊啊,我这个影山亲妈的心儿都碎了。

但是影山似乎就是这种人,并非是不擅长交际,只是除了排球,他根本没心思在意别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影山,成为了日向形影不离的伙伴,成为了彼此独一无二的存在。

一开始想写友情向,但是写着写着就出现了影日厨菅原,就有了恋爱的酸臭味……这都是菅原的错!【菅妈厨不要打我!!

祝大家新年快乐!这篇赶制出来的贺文也希望大家能喜欢www祝影日永远相爱!


评论(9)
热度(92)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