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yume


石御

 

《yume》

 

天气闷得似乎能看到空气中的热浪,街角传来的孩子的喧闹声已经不只是嬉笑的程度。

 

“哈哈哈你今天体育课上又丢脸了!”带着鸭舌帽的男孩讥讽地笑着,声音在小巷里传得很远。

瘦弱的御堂筋趴跪在地上,裸露的膝盖被粗糙地地面蹭破了皮。

“不是的,是你,是你用脚绊我的。”他抬头看着那个嚣张的男孩,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

“哈?别冤枉别人啊。”男孩攥起结实的拳头,被御堂筋那双黑色的眼睛直视让他格外不爽。

 

“住手!”盛夏的阳光突然被黑色的影子遮住。

没有预料之中的拳头,御堂筋疑惑的时候,嚣张的男孩已经被来人抓住了胳膊。

“你的拳头不是给你用来欺负人的。”突然而至的少年,声音里有种严厉的怒意,一把将男孩甩到身后。

“你没事吧?”他朝御堂筋伸出手来。

“没,没有。”御堂筋将手递了上去,像是要证明自己确实没事,他起身后张大嘴巴笑了起来。

少年却露出了意外的表情,朝后退了两步,“你你你你!”

他嘴角的弧度立马拉了下来,鼻尖的汗水轻轻滑落。

“好恶心啊御堂筋的笑。”他想起了同班女生的嘲讽,那种笑容一定也吓到了面前的这个人。

“你是御堂筋?”少年的声音里有着掩盖不住的惊讶。

抬起因为失落而低下的头,御堂筋呆滞地望着他,“你为什么认识我?”

“我是石垣啊!”少年指了指自己。

“石垣?”御堂筋歪着头想了想,“不认识。”

“也是呢,你看起来只是个小学生而已,”石垣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御堂筋朝他点了点头。

“等等,”在他转身之前,石垣拉住了他的手。“你的伤口,不处理一下吗?”

“伤口?”顺着石垣的视线,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膝盖,“没关系的,因为,要赶去医院。”

“医院?”

“是的,妈妈她住院了。”

“我送你去吧。”石垣顺势将御堂筋的手握住。

“为什么?”他盯着两人相握的手发愣。

“为什么呢?”一时也想不到原因,石垣尴尬地笑了笑,“大概是因为,你是我从未见过的御堂筋。”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电车里人满为患。

“你抓紧我就好。”在上车前,石垣嘱咐道。

“好远啊,大概有二十多公里吧。”相握的掌心已经渗出了汗,两人却都没有松手的意图。石垣低下头,看向身边矮小的家伙,“不过以后你骑公路车的话,完全不是问题。”

“公路车?”

“是啊,你还没有接触它吗。不过啊,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公路车选手。”说这句话的时候,石垣不禁笑了起来。

“我所有的体育测试都不合格。”御堂筋低下头。

“啊?不可能吧!”石垣吃惊地望着他。

“真的。”

“你知道吗,你将是我身边最厉害的人,你会是胜者,会是冠军。”也许是这句话的力量过于强大,石垣忍不住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御堂筋沉默了良久之后,开口道,“这样,妈妈会开心的吧。”仿佛看到了自己获胜的场景,他下意识地回握住他的手。

“当然啊!”石垣看向脸色微微发红的御堂筋,“你等着,我会让你获胜的。”

他听到后露出整齐的牙齿,张大嘴巴笑了起来。

 

“快起来了,扎古。”

石垣慢慢地睁开眼睛,熟悉的社团活动室让他从刚刚的梦境里反应过来。

“啊,不好意思啊,御堂筋。”他连忙站起来。

御堂筋已经换好了衣服,紧身队服包裹住颀长的四肢和结实的肌肉,和梦里的孩子完全不同。

“御堂筋,你能笑一下吗?”他突然问道。

“哈?你在说什么?恶心。”御堂筋关上自己的储物柜,嫌弃地望着他。

“哈哈哈也是呢。”就连自己也觉得奇怪,石垣摸了摸后脑勺。

“不要去想什么恶心奇怪的事情了,”他将手里的毛巾扔到石垣脸上,“扎古只要想要怎么让我获胜就好。”

他此刻的表情和梦中的孩子重叠在一起,只是那份羞怯早已变成了自信。

“我会的。”石垣扯下盖在脸上的毛巾,暗自说道。

 

“御堂筋,不知道人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牙其实很好看。”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说道。

前面的身影突然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

“那是当然的啊。”他转身笑了起来。

那是恐怕是石垣从未听过的温柔嗓音。

 

Fin.

 

来自作者的罗里吧嗦:

青石酱生日快乐!!!

这篇生贺很短,还请见谅。小单车是很久之前看的,有些情节已经模糊,为了写文特意去补了筋筋出场的集数。

筋筋一直是一个争议很大的角色,就算被洗白也有很多人讨厌,所以写起来也异常困难。而石垣前辈总给我感觉很苦情……

筋筋是为了妈妈才对胜利如此渴求,我没有看过漫画,也不知道筋筋接触公路车的契机,所以就捏造了这样的梦境。

最后告个白吧,青石酱画的小单车插画是我在微博上见过的最棒的!


评论(8)
热度(12)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