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爷

众受平身。

近一点

月影


题外话:上次写文是三个月前了,自己都吓了一跳……今年明年将会非常忙,惭愧惭愧……这篇是送给佳佳的生贺ww起名真的好废,好废的题目啊……


《近一点》

 

“影山同学,你被邀请参加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小武老师在收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跑来告诉了我们。

“全日本!”大地和菅原前辈立马叫了出来,就连我也忍不住看向了影山。当事人却一副淡然的样子,仿佛老师口中的人并不是他。

对于自己能入选国家级别的水平,影山恐怕从来不曾怀疑过。

 

“那岂不是和牛若一样!”刚刚反应过来的山口扯了扯我的袖子。

“牛若是拿到了最终的代表席位,影山还不一定能留到最后吧。”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田中前辈正好猛地勾住了影山的脖子。如果被他听到了,一定会大叫着“我一定会留下的!”来反驳我吧。

 

他一个人去东京真的可以么?先不说繁杂的人情世故,就连准确地找到目的地的场馆,对他来说都是个挑战。

在我们少有的几次约会中,他都曾迷过路。

说是约会还不太准确,只是一起出门买点东西,偶尔看场电影罢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用在训练和补习上的要更多。

我不清楚影山会喜欢我的原因,即使交往之后,我也没少嘲讽他的笨拙。

就像我也不清楚我会喜欢排球笨蛋的原因。

也许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男同志的概念,他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没什么损失,这样也好。

 

“要集中宫城县内有潜力的一年级集训,我们乌野,也有一个人被邀请——月岛同学!”

被念到名字之后,我立马就感受到了来自日向充满“恶意”的目光。

“集训啊……”县内一年级的集训,听起来又会遇到奇奇怪怪的人。

“春高离得很近了,我就算了。”我微笑着摆摆手,但愿能说服这群热血的人。

“好好加油吧!月岛!”果然啊,威严的队长很会施压的样子。

“啊不,我……”

背后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寒意,我一抬眼便看到了影山不满的神情。

他的眼睛很好看,不皱眉的时候,还算眉清目秀,一旦生气起来,颇有罗刹之感。那些偷偷给他塞礼物的女生们,一定没有见过他明明暴躁地皱着眉,却因为感冒而吹出个鼻涕泡的窘态。

 

他不依不饶地瞪着我,似乎在责备。

啊,即便是国家级的人,也会在乎县内的选拔啊。

我想到当初因为我的一句“排球不过是社团活动”,和他发生的口角。他最后偷偷发红的耳根,害我转身思考了好久。

我虽然不太明白,却觉得王者也不是那么讨厌。

 

“那么,我就回复你们两个都决定参加了!”小武老师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

想到即将面对的集训,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影山还是紧绷着脸,没有露出丝毫喜悦之情。

“喂,”他喊住日向,面目狰狞,“我先走一步。”

他面对日向时的一脸得意,害得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他回过头来冲我大喊,“县内集训也给我认真对待啊!月岛混蛋!”

“遵命遵命。”我走上前去按住他的右肩,凑到他耳边轻声提醒,“在东京可别迷路了啊。”

“怎么会!”他涨红了脸极力争辩,“上次是意外!”

“哦?那上上次呢?”我眯起眼睛,试图帮他回想起来。

“那是……”

“回头我把黑尾的电话给你,虽然可能没多大用。”

“音驹?”

“嗯,鸡冠头。”

“谢,谢谢……”他的声音很轻,被淹没在队长的口令里。明明是个大嗓门的家伙,某些时刻却意外的纤细。明明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质,却总能毫不在意地干些幼稚的傻事。

 

训练结束之后,影山因为一些合宿的事项被老师留了下来。

在坂下商店,山口又提到了影山。“现役奥林匹克选手也参加训练的地方?好想进去一次啊!”

“偷偷溜进去吧。”我随口说道,没想到一旁的日向突然直起了身子。

这家伙不会真打算这么做吧,真是白痴。

“啊哈哈,肯定立刻被逮捕!”山口笑着说。

 

我突然意识到,影山的未来是世界舞台,想要比肩的话,就得站上那个高度。

真正爱上排球的瞬间,我想我已经体会过了,只是我的热爱永远比不上影山,就像我也不认为我有进军全国的实力。

但是,离近一些总不是坏事,不管是排球,还是影山。

不,他们本就是一体的吧。

 

十二月的早晨,已经很有寒意,昨晚下的雪还没融尽,但也不至于影响交通。

“我到东京了。”刚出门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影山传来的简讯。

“我去白鸟泽集训了。”

“加油。”没想到他很快就回复了我。

“你也是。”我想了想,还是删掉了这三个字。

“遵命。”

 

手机屏幕被我呼出的热气弄得模糊起来,我用拇指擦了擦。壁纸是影山趴在桌上睡觉的样子,张大嘴巴留着口水,不知是哪天补习时偷拍的。

以前我总在想,我真的在恋爱吗?

恐怕是真的。

 

Fin.


咳咳,附赠一点肉渣儿~跟上文可以脱离开看,是成年后的故事了,这是我的第一篇影山受肉文!!!

百度云链接 

密码:39zo



评论(15)
热度(37)

© 万俟爷 | Powered by LOFTER